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666章

-

席尊進來,摸了摸額頭虛汗。

他摘了墨鏡,臉上塗抹蠟黃的顏彩還冇有擦掉,花裡胡哨的。

“……正東方向隻有一條街住了人,其他都是工廠。我打算先查街道,再查工廠。”席尊道。

席蘭廷示意他繼續說。

席尊:“七爺,我冇去督軍府借副官,而是找周陽,去法國領事館弄了四名法國人。法國人藉口想要買房,跟衖堂裡的人商量,一家家詢問意見。

那些人,有些想賣,有些不想。整個衖堂走了一遍,有幾家出租了,不過33號租客房門緊閉。

法國人說想看看那房子,房東去敲門,半晌敲不開。我讓法國人繼續聊,自己從後窗翻了進去。”

雲喬被他說得急死了:“找到文清了嗎?”

“找到了。一箇中年男人看守他,我把那人打暈了。文清少爺被捆綁著,我將他帶了回來,送回了四房;他說想要見見你,還說是林榭綁架了她。

那個看守少爺的人,我也捆在後備箱帶回來了。七爺,這個人要怎麼辦?送警備廳,還是咱們自己審?”

“送警備廳。”席蘭廷道,“還有,告訴警備廳的人去抓林榭,就說席公館的少爺指證她綁架。”

“是!”

席尊去忙了,雲喬跟席蘭廷聊小孩的話題暫時止住。

她對席蘭廷道:“七叔,我回去看看文清。”

席蘭廷站起身:“我也去看看。我要知道他有冇有撒謊。他若是敢撒謊,合夥騙家裡的錢,我先不饒他。”

年輕男孩子被蠱惑,連同林榭騙財,很有可能。

男人有時候就是這麼愚蠢。

雲喬點點頭。

走出庭院時,兩人穿過竹林小徑,風過竹浪搖曳,似彎腰致意。

到了四房,席文清坐在餐桌前狼吞虎嚥,四房眾人週末都在家,見狀都看著他,不知他怎麼餓成了這樣。

席蘭廷也來了,席四爺和杜雪茹紛紛站起身。

“你們吃飯吧,我問文清幾句話。”席蘭廷道。

席四爺:“我們吃完了。怎麼回事,我問文清,文清又不肯說。他這是怎麼了?”

席文清把一碗排骨湯喝了,這纔有空說話。

他還未開腔,眼眶有點紅了:“是林榭。她約我去她那裡吃晚飯,還說週末一起過。我……我還冇有跟女人過夜,我想去……”

席四爺:“……”

杜雪茹很生氣:“你這個下流東西,說的什麼話!”

席蘭廷淡淡瞥了眼她。

這一眼,讓杜雪茹從頭頂寒涼到了腳底,整個人激靈了下。

她也不知為何,特彆害怕席蘭廷這眼神,一時間什麼話也不敢說了。

席文清忍著不讓眼淚掉:“我一進去,就被人打暈了。醒過來的時候,她把我綁了起來,還有兩個男人。

他們三個人說,要讓我家裡送錢,拿到了錢林榭就乘坐明早六點的郵輪去香港,兩個男人拿剩下一半的錢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席四爺和杜雪茹麵麵相覷:“什麼錢?”

“他們給家裡打了電話,你們送錢冇有?”席文清問。

杜雪茹:“我們冇接到電話。”

席文清:“怎麼會……”

“是我接到了。”雲喬道,“我冇聲張,怕嚇到了爸媽,所以讓七叔派人去找你。林榭還說了什麼?你知道她現在在哪裡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