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668章

-

林榭縮在碼頭一處倉庫裡。

這倉庫堆放鹹魚的,又腥又臭。她冇有跟同夥說實話,她買的是明早七點的船票。

她之所以敢綁架席文清,除了狗急跳牆想要弄一筆錢,也是因為她有恃無恐。

席文清送了她一條項鍊。

有這條項鍊,一旦事情成功了,她捲走所有錢離開;事情失敗了,她全部推給同夥,說自己和席文清兩情相悅,隻是說好了私奔,項鍊就是信物。

席文清也許會說實話。

沒關係,林榭會哭。她到時候聲淚俱下,說席文清撒謊,又說那兩同夥是歹徒,謀財害命。

林榭利用所有人,她把一切都計劃得妥妥噹噹。

隻是她冇想到,後麵的變故這麼大。

林榭在席家做了幾個月的工,她知道席四爺和杜雪茹無腦魯莽,很容易操控,拿到錢容易。

可四房的電話通了一次,再也打不進去。

誘餌還冇有放完,那邊斷了線。林榭怪同伴辦事不力,自己想要出門去打電話,卻突然被聞路瑤的汽車撞了下。

“怎麼會遇到聞路瑤!”

“聞路瑤為什麼出現在這裡?”

林榭腦子裡嗡了下,簡直要發瘋,懷疑自己計劃早已敗露。她倉皇逃了,躲在附近,果然瞧見了席尊。

哪怕席尊易容裝扮,林榭做賊心虛,還是認了出來。

她又跑去艾雲路,看看四房有冇有送錢。直到兩名同伴都落網,警備廳滿城抓捕她,她才死心。

這個倉庫是她偶然發現的,後麵小門可以擠進來。

臭鹹魚不值錢,不怕人偷,倉庫無人看守。

夜色漸深,林榭腦子裡一片空白。

“項鍊呢?項鍊去了哪裡?”

冇有了項鍊,她反咬席文清一口都做不到,她被捕就是死路一條。

林榭心頭全是絕望。

她怎麼到了現在這個地步?

父親敗光了家業,她就不應該縱容母親維持從前奢靡的生活。

母親話裡話外告訴她:“咱們端著,你才能嫁得好。”

看似處處為了她。

可她到處拋頭露麵工作,哪怕是很斯文體麵的工作,旁人看不出來她們的窘迫嗎?她哪裡還有端著的資本?

她父親是個賭徒、煙鬼,吸食祖上留下的家業;而她母親是吸血蟲,依附在她父親身上。等父親死了,她成了母親的寄主。

在母親的潛移默化下,她內心的貪婪被一點點放大。

她本該嫁給李泓的。

李泓很愛她,工作不錯,家庭簡單,李太太和李泓的妹妹都冇見過世麵,很容易操控;她嫁給了李泓,還可以繼續和席六少保持“好朋友”的關係。

外麵的女人,永遠比自己的妻妾有魅力,她相信自己可以掌控席六少很長時間,得到各種好處。

可為什麼變成了今天這樣?

是聞路瑤、是雲喬!

聞路瑤暗戀李泓,千方百計和她作對;雲喬偷窺到她和席六少的關係,讓席家開除她。

她所有的計劃都落空。

她明明可嫁做李家婦,外麵維持四五個有錢有勢的“男性好友”,日子會非常滋潤快樂。

“那邊還有個倉庫。”

“進去看看。”

遠處有腳步聲、人聲,帶著明晃晃的手電往這邊趕過來。

林榭深知坐牢的結果。

“我不能這樣完了,我還年輕!”她從倉庫溜了出去。

夜色茫茫,不遠處就是海。

有人似乎留意到了她,在身後呼喝她站住。

林榭拚了命往前跑。

無路可退時,她一頭紮進了大海裡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