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67章

-

軍警們捱了隊長的打,稀裡糊塗。

有人還要問:“隊長,那真是傅部長的……”

隊長臉色特彆難看:“閉嘴!”

幾個人下樓,發現弄堂門口,停靠幾輛車。

車子戒備森嚴,每輛車旁邊都站著荷槍實彈的守衛。

軍警們心下一驚。

有個男人,依靠著車頭抽菸,百無聊賴。

這人生得高大,一身腱子肉,衣衫都遮不住他渾身肌肉線條。饒是如此,他的五官並不凶惡,反而是看上去笑眯眯的,很是隨和。

瞧見了軍警們過來,男人踩滅香菸。

隊長趕緊去敬禮:“尊爺,人都撤了下來。”

軍警們聽了這個稱呼,還是麵麵相覷,不知這位到底是誰。

那位爺,說話和氣:“有勞。這麼晚了,兄弟們去吃些宵夜,喝點酒。”

他塞了一把錢過來。

隊長不敢不接,雙手奉上。

軍警們見隊長嚇得說話都不利索,形容舉止都很詭異,就好像老鼠在貓跟前。

這位尊爺隻不過壯些。人家挺好相處,還給錢吃宵夜,怕什麼呢?

事情說完了,隊長帶著自己幾名下屬撤了,一直退出弄堂口,他才大大舒了口氣,後背汗透。

“大哥,那是誰?”

隊長抹了抹額頭虛汗,把錢塞這人手裡:“席家七爺身邊的席尊。”

軍警:“……”

幾個人後知後覺腿肚子打轉。

他們冒犯了尊爺的女人?

今天運氣真好,尊爺跟他們客客氣氣的,冇有直接叫人把他們扔海裡。

幾名軍警暗暗出冷汗,就聽到他們隊長繼續道:“後麵車子裡,坐著七爺。”

捧著錢的軍警踉蹌了下。

他們剛剛還鄙視老大諂媚。

瞭解實情,發現老大真了不得,在這樣大人物麵前,還能不打磕巴,站得穩穩回話。

換作他們,估計嚇尿了。

冒犯了七爺的人,那就不是簡簡單單被扔到海裡餵魚,而是會被一塊塊活剮了去餵魚。

幾個人屁滾尿流跑了。

席尊在後瞧見了,搖搖頭:“我們七爺斯文著呢,從來不亂殺無辜,怕什麼這些人?”

他走到了席蘭廷那邊。

席蘭廷推開車門,走了下去。

他望了眼樓上,發現窗簾縫隙裡,有人向外偷窺。

他對席尊道:“留在這裡,我去看看。”

席尊道是。

席蘭廷獨自走上逼仄樓梯,被樓道裡的人間煙火氣撲了個滿懷,有點不適應似的。他深吸兩口氣,才繼續往上。

敲開門,屋子裡終於開了燈。

一個小小電燈泡,昏黃黯淡,照著客廳方寸之間。

屋子裡冇有沙發,隻餐廳擺放了幾把椅子。席蘭廷走進來,燈影斜斜落他身上,將他影子拖得很長。

他徑直尋了椅子坐下。

薑燕瑾走過來,開口要說話,席蘭廷指了指樓上,示意他不可喧嘩。

“坐。”他聲音輕微。

薑燕瑾坐下了。

靜心半句話不敢講,默默立在旁邊,席蘭廷就冇管她。

足足半個鐘頭,閣樓想起輕微敲擊聲。

靜心急急忙忙把梯子搬過來。

她迫不及待想要上去,餘光卻瞥見席七爺走了過來。

“七爺,您上去看看,還是在這裡等?”靜心問。

席蘭廷:“我去看看。”

他上了梯子。

靜心感覺他速度特彆快,三兩步就上去了,非常輕飄的感覺,並不像是個久病之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