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675章

-

周木廉的實驗室,是他自己弄的。

他這些年在紐約的確賺到了錢,幾年時間斂財不少。而那些美元,拿到國內花,更值錢了,所以周老師挺闊氣。

實驗室的所有設備,都是他自己花錢買的。

他建了個冷氣庫:鐵皮製造的外牆,牆體中空,用棉花一層層塞滿;最裡麵堆放著冰塊,可以儲存大體。

三人換了白大褂、口罩,周木廉自己去搬大體。

雲喬還問:“要不要幫忙,你的手能行嗎?”

周木廉的手恢複了七八成,什麼活都能做,隻是不敢擅自拿手術刀。

“放心,不重。”周木廉道。

包裹得很嚴實的大體老師被搬出來,雲喬先聞到了濃濃的消毒水味道;而後有點腥臭。好在時間不長,臭味不算特彆嚴重。

周木廉怕他們倆害怕,冇有打開包裹,隻是把大體老師的手露出來。

他叫雲喬先默哀,然後又道:“咱們是華人,你可以念一段往生咒。”

雲喬:“真的嗎?”

“我會念。”周木廉道,“因為我一開始會害怕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誰能想到,一個醫學天才的聖手,居然會對著大體老師念往生咒?

感覺有點滑稽。

周木廉是認真的,他真默默唸了一段。

雲喬冇念。

她殺過日本間諜,也殺過英國兵,甚至殺過水匪。

對於死亡,雲喬的態度比較豁達。哪怕真有罪孽,也不是一段往生咒能化解的。

當然,每個人有自己信仰,雲喬隻是覺得好笑,並冇有真的嘲笑周木廉。

席蘭廷尋了把椅子,坐在旁邊翻看周木廉的書,打發時間,並不往他們這邊看。

周木廉唸完了,又和雲喬一起鞠躬感謝,然後開始瞭解剖手掌教學。

“這個是正中神經,我當時斷的就是這根。”

“尺動脈和尺神經,這根我的也斷了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周木廉說完了,見她不說話,又問她:“你有什麼問題嗎?”

“你先跟我講一講肌肉,再講血管和神經。”雲喬道,“周老師,我第一次接觸,你這麼雜亂無章說,我有點糊塗。”

周木廉:“抱歉。”

他們果然就說起了手掌的肌肉,一點點給雲喬看;然後是各大神經與血管。

“拇指屈肌。”

“拇指對掌肌。”

“掌心動脈。”

“尺神經深支。”

雲喬拿了筆記本,自己畫了個簡略圖,然後一一對照、記錄,再觀摩,也自己動手切割。

她對西醫學充滿了敬畏,人家能編這麼多名詞,真的很厲害。

比如說上次周木廉受傷,他自己知道是哪兩根神經斷了;雲喬這個治好他的巫醫,卻根本說不明白。

她隻是治好了。

太吃虧了,有種講不清楚的遺憾。

結束之後,兩個人再次對大體鞠躬表示感謝。

周木廉把大體送回冷庫,雲喬則去換衣裳、洗手。

席蘭廷跟了過來。

洗手的時候,他問她:“感覺如何?”

“複雜,但是我都記住了。”雲喬說,“將來遇到了手上的傷患,我就知道對方問題出在哪裡。

將來有一天,我不需要用神巫的密咒,一樣可以救死扶傷。大家會說我是個真正的醫生。”

席蘭廷聽了,伸手輕輕摸了摸她腦袋。

“七叔,謝謝你。”

“為何謝我?”

“你讓我既擁有了愛情,也擁有了理想。”雲喬道,她突然咬文嚼字,“我喜歡你,我也喜歡因喜歡你而變得更好的自己。”

席蘭廷微微俯身,親吻了她一下,阻止了她繼續肉麻。

唸了幾天書,怎麼學得這麼酸溜溜的?

周木廉還打算過來洗手,正好瞧見這一幕,轉身走了。

他突然很羨慕,有點想李斛珠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