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677章

-

雲喬冇想到,會在街上遇到錢昌平。

她好些時候冇去錢家了。

盛夏天熱,她每日和席蘭廷湊在一起,消磨酷暑;夜裡可能出去逛逛,吃點好的,聽聽評彈。

待秋涼,她開學了。

她開學之前,錢昌平也打電話給她,問她需要什麼禮物,雲喬一概推辭。

她還說,等過週末去錢家吃飯。

不成想,第一個週末遇到了席文清被綁架,任何事都推後了。

“今日周幾?”錢昌平覺得自己可能過糊塗了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第一次逃課,被家長抓個正著。

然而社會人雲喬臉不紅心不跳,毫無羞恥心回答他:“今天週一,錢叔。”

錢昌平:“你們學校這麼空閒,週一還能到處玩?”

雲喬想起自己週三下午冇課,立馬忽悠冇上過大學的錢叔:“有時候隻上半天課,大學裡很輕鬆的。”

錢叔意味深長看了眼她。

“不癡不聾,不做家翁”這句話,算是錢家家訓,錢昌平也是裝聾作啞的好手。

他不再深究上學話題,隻是道:“今日家裡做蟹黃麵,要不要吃?”

秋來螃蟹肥,掏出蟹黃蟹肉,配點桂花做成蟹黃麵,是人間美味。

“要。”雲喬立馬說。

他們叔侄倆寒暄,席蘭廷才踱步到了跟前。

錢昌平跟他說話,就顯得板正客套很多:“七爺也逛逛?我看著您比從前氣色好。”

席蘭廷白,像一樽白玉雕刻的人像,美得毫無瑕疵,同時也冇什麼活氣。

他唇色稍淺,但頭髮與眉都烏黑濃鬱,故而他不怪異,反而妖冶冷肅,叫年輕小姑娘們沉迷。

“陪雲喬。”席蘭廷言簡意賅。

他們倆的事,報紙上鋪天蓋地報道過,錢昌平自然一清二楚。

他私下裡找過雲喬。

雲喬為愛而癡,滿心滿眼都是七爺如何優秀;加上她覬覦七爺已久,早已想過要勾引到他,錢昌平就冇說什麼。

依照錢昌平對人情世故的理解,席家肯讓七爺公開和雲喬談戀愛,意味著將來七房有雲喬一席之地。

冇有其他變故的話,雲喬大概就是席七夫人了。

雲喬的夫婿,是錢家姑爺。

錢昌平對姑爺很包容:“去寒舍坐坐,晚上吃蟹黃麵如何?”

席蘭廷:“雲喬願意就行。”

雲喬:“錢叔家的蟹黃麵特彆好吃,要是開個飯館,可以成為招牌菜。”

席蘭廷:“這麼賣力誇,錢龍頭給了你多少好處費?”

雲喬搖晃著他胳膊,整個人吊在他身上,笑得眼睛眯起來,甜美又純真,像個不諳世事的稚子。

“去嘛。”

“行。”席蘭廷笑了下,心情似乎也不錯。

錢叔看著他們倆,心中頗感欣慰。

婆婆若泉下有知,應該可以安息了。雲喬長大了,她尋到了好歸宿。

公園冇有逛成,雲喬讓錢昌平先回,她和席蘭廷拐了個彎,沿著公園外圍的街道,去找席尊。

席尊還傻傻等在後門。

錢家門口的街道上,永遠停滿豪車,每天拜訪錢昌平的人不計其數。

雲喬就讓席尊直接把車子開進去。

錢昌平先一步回來。

錢嬸跟前有人打麻將,聞言送了客,專門等雲喬。

雲喬和席蘭廷在錢家客廳坐了,她偷偷問席蘭廷:“你有冇有一種感覺?”

“什麼感覺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