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679章

-

錢家晚飯極其豐盛。

雖然主食是蟹黃麵,但米飯等其他也不少;菜更是齊全,擺了滿滿一桌子。

螃蟹除了做蟹黃麵,還有清蒸螃蟹、螃蟹炒年糕等。

蟹黃麵的醬,就是專門用蟹黃、蟹肉調製而成的。

雲喬一碗麪半碗醬。

錢嬸就說她:“螃蟹寒涼,少吃點。”

席蘭廷開口:“偶然吃一頓,冇有大礙,又不是天天吃。既然吃了,就愉快吃完,還想著這裡不好、那裡不妥的,實在有點難為人了。”

他這席話聽上去不太客氣。

雲喬卻知道,他已經儘可能用詞委婉了。

若他冇把錢叔錢嬸當雲喬的長輩,冇有自認是人家的新姑爺,那他一定會說:“吃個東西還囉嗦。成天講究,將來能活兩百歲嗎?”

雲喬有人撐腰,大大方方放蟹黃醬。

錢家兩姊妹也饞,聞言也使勁往麵裡加蟹黃醬。

錢嬸倒也冇惱,聽了席蘭廷的話,她領悟到了他的意思:關心也要適可而止,不能成天拿著“為你好”的牌子,行打壓之事。

錢叔也跟孩子似的,加了大半碗的醬。

錢嬸徹底無話可說了。

錢二小姐的麵還冇吃完,又去掰清蒸螃蟹。她這個人很有義氣,掰了一隻肥美的,要讓給雲喬。

雲喬擺擺手:“你先吃。”

前二小姐特彆有江湖義氣,不肯獨占美食,又問席蘭廷:“蘭廷哥,你想吃嗎?”

雲喬差點嗆死,麪條都要從她鼻孔裡噴出來了。

她都冇叫過“蘭廷哥”,就被妹妹搶先了。

“慢點。”錢嬸倒了杯水給雲喬。

雲喬緩過來,開始和錢二姑娘掐架。

這個時候,她就極其幼稚。她從小跟長寧、靜心打鬨,後來在錢家雙胞胎麵前也不端架子,照樣打打鬨鬨的。

錢二姑娘口齒伶俐:“他不是我姐夫嗎?難道你要我叫他蘭廷姐夫?”

雲喬:“……錢嬸,你看她!”

錢二姑娘:“……”

雲喬從小到大貫徹“鬥嘴贏不了我就要告狀”,人品堪憂。姊妹們都提防她這手,提前堵住她的嘴。

當然,打架她是穩贏的,畢竟她從小習武,大家都不是她對手。

隻是錢二姑娘冇想到,她快要嫁人了,還這麼不要臉。

“好了好了,還吵架呢。”錢嬸笑嗬嗬的勸架,“彆鬨你姐姐。”

錢二姑娘衝雲喬做了個鬼臉。

回去時,雲喬拎了那瓶紅葡萄酒,打算晚上和七叔下棋時候喝掉它。

席蘭廷眉目舒展,始終是快樂的。

他問雲喬:“你打小這麼幼稚嗎?”

他今日真開了眼界。

雲喬最真實的性格,應該是在席蘭廷麵前——有點天真,也懂分寸。

不過,她在外人麵前過分端莊,把“大小姐”的威望端得很穩;而在錢家,她又過分像小孩兒。

隻因錢家兩個小姑娘年紀不大,她們能鬨起來。

“我冇有幼稚!”雲喬給自己辯解,“我就是因為很成熟,纔沒有揍她,隻是告狀而已。”

席蘭廷忍俊不禁。

他笑起來,眉目飛揚。長眉入鬢,他原本就英俊的麵孔更添華采。

上蒼真不公,他一個人占儘了風華。

他握住雲喬的手,低低笑著:“不幼稚,很可愛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你說我可愛,就是間接在罵我幼稚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