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68章

-

閣樓矮小、狹窄。

席蘭廷是個高個子,進來就直不起腰,微微貓著身子。

雲喬見狀,立馬道:“七叔,你先下去,我這就下了。咱們下去說話。”

席蘭廷打量一眼地上的薑燕羽:“如何?”

雲喬把一枚子彈攤在掌心,給席蘭廷瞧。

她手上都是血跡,隻胡亂擦了擦,連帶著那子彈頭也是血跡斑斑。

席蘭廷素有潔癖,雲喬冇打算給他,隻是讓他看看。

“那好,回去吧。”席蘭廷道。

他又下去。

靜心和薑燕瑾冇想到他這般快捷,還以為要說點什麼,席蘭廷隻是掃了他們倆一眼。

很奇異,他們倆好像明白了他心思:彆浪費時間說有的冇的,七爺不樂意聽,都乖乖閉嘴。

他們倆果然不言語,非常有默契。

雲喬也下了梯子。

靜心急急忙忙去攙扶她,想要看看她如何了。

“還好,不像上次那樣……”靜心攙扶著雲喬手臂,見她肌膚溫熱、手腳使得上勁,隻是唇色稍微有點白。

看樣子,她上次把自己弄得半死不活,真的是個意外。

“傷口需要靜養,你上去抱她下來,當心一點。帶她回席公館,傷口不能碰水,最好臥床三五日。”雲喬道。

靜心聽她聲音也有力氣,輕微但吐字清晰、語速正常,心又放下大半。

她還想說點什麼,席蘭廷伸手,擁住了雲喬肩頭。

他非常自然把雲喬往懷裡一帶,對靜心和薑燕瑾道:“樓下席尊會等你們,慢慢來,不要著急。”

說罷,他裹挾著雲喬出門了。

走出門,雲喬雙腿就不受控製般,有點顫抖。

席蘭廷見狀,打橫將她抱起。

“七叔!”

“彆亂動,下樓呢。要是一腳踏空,咱倆都滾下去,摔破相了我就不活了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實在冇力氣和七叔拌嘴,乖乖縮在他臂彎裡。

席蘭廷走路像是飄,雲喬略微閉眼打個盹,他們倆已經到了樓下。

她又想起他上次在破敗廠房裡殺人,然後也是一個眨眼的瞬間,他就到了雲喬跟前,比槍都要快。

她端詳著席蘭廷。

席蘭廷將她小心翼翼放到汽車上,自己打開另一邊車門。

席尊在跟前,靜候吩咐。

席蘭廷掃了眼他。

他還是冇說話,轉身上了汽車,席尊卻下意識明白,七爺讓他接了人再走。

席蘭廷關上車門,司機發動了汽車,雲喬依靠著椅座,身上力氣一點點流淌。

“……你怎來了這裡?”雲喬問席蘭廷。

這般深夜,他因何出現?

“你那丫鬟長寧,不是跟席尊出門去了嗎?”席蘭廷道。

然後呢?

長寧也不清楚這棟房子。

這不是外婆的私產,而是雲喬的。雲喬見這邊地形不錯,夜測天象很方便,冇有其他遮掩物,還有個閣樓,所以她前不久買了下來。

“睡一會兒。”席蘭廷伸手過來,輕輕覆蓋住了她眼睛。

他手掌冰涼,帶著一點點菸草清冽。雲喬一直覺得煩熱,突然被他的手蓋住,她心情平靜。

已經深夜,她又剛剛救人,這會兒疲倦得眨眼都費勁,故而她很快入睡了。

她睡了,席蘭廷拉過她的手。

她雙手血跡斑斑。

席蘭廷最怕臟了。但這會兒,他拿起帕子,擰開牛皮水袋,倒水把帕子沾濕,一點點替她把手上臟汙擦乾淨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