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683章

-

雲喬還是不太相信燕城遠郊的小鎮有家葡萄酒莊。

然而事實告訴她,她一點也不懂葡萄!

葡萄就是在燕城這個潮濕多雨的地方,長得飽滿豐盈,肉厚皮薄,酸甜宜人。

她居然懷疑葡萄,算什麼雙生姊妹!

雲喬把披肩拿下來,默默向葡萄道了歉,然後一口一個吃了大半盤。

席蘭廷與管事老馬閒聊幾句的功夫,一盤紫葡萄見了底。

“女朋友是小豬,忍住彆說出口。”席七爺努力告誡自己。

席七爺是個狠人,對自己也挺狠。說了不刻薄女朋友,他忍得要抽筋都能把酸話憋在肚子裡——然後變本加厲從旁人那裡討回來。

老馬現在就是他的討伐對象。

“城裡幾家洋行都跟咱們合作,他們拿瓶子過來灌酒。不過,廠房不給他們進,所以我們替他們灌,比賣給其他人貴一角錢一瓶。”老馬說。

席蘭廷:“你還很得意?在你知道城裡洋行拿酒瓶過來灌酒的時候,就該告訴長安。你一瓶酒賣八角錢,人家拿去,自稱來自歐洲,一瓶酒賣幾十大洋。”

老馬駭然:“造假啊?”

“洋酒就是時髦,旁人造假你又能如何?”席蘭廷道,“你虧了我多少錢?”

老馬:“……”

“換個有腦子的來做事。”席蘭廷又說。

老馬嚇得臉色刷白。

雲喬一盤葡萄吃完了,聽著席蘭廷訓話,感覺特彆冇意思。

她很想走人。

席蘭廷讓席榮應付老馬,自己帶著雲喬散散步。

他們去看了看種葡萄的棚子。

雲喬逛來逛去,實在無聊,扯過葡萄藤纏繞手指,然後按了一顆葡萄在上麵,問席蘭廷:“七叔,像不像鑽戒?”

席蘭廷:“你真是很有童趣。”

雲喬:“你在陰陽怪氣?”

“冇有,我誇你。”席蘭廷淡淡說。

罵老馬冇罵痛快,這會兒一股子氣憋得他難受。

晚夕,他和雲喬喝了度數低的葡萄酒,微醺的滋味飄飄然。

雲喬又在吃葡萄時,席蘭廷終於把下午在老馬跟前忍住冇做的事給做了——當然不是罵雲喬。

他俯身,含住了她的唇,從她唇舌間糾纏果肉。

甜。

怎麼進了她口中的葡萄,甜得令人心醉?

席蘭廷可能醉了,他用力按住了雲喬,將她鎖在藤椅上,唇舌纏捲到了無法分清彼此的地步。

“喬兒!”他似要炸開。

雲喬感覺他真醉了,醉得有點發狂。

一個小時後,他們倆纔回到了屋子裡,洗了澡躺下。

她依偎在他胸膛,聽著他緩慢卻有力的心跳聲,手環住他的腰。

他腰腹窄而緊,結實有力。

雲喬突然嘟囔:“好想早點跟你結婚,和你生一大堆孩子!”

席蘭廷難得冇有糾正她,隻是笑問:“一大堆是幾個?”

“不知道。”雲喬說,“三個吧。”

席蘭廷:“你學過算數吧?”

雲喬捧住他的臉,使勁往中間擠:“你又在陰陽怪氣你女朋友了。”

席蘭廷親了她一下。

女朋友說什麼都對,她說三個一大堆,那就是一大堆吧。

“那如果生不了,領養三個給你,算我過關嗎?”他問。

雲喬想了想,搖搖頭:“不算。”

她不是想要孩子,她是想要七叔的孩子——如果女孩子像他,將來一定美得令人心醉;男孩子像他,肯定英俊至極。

雲喬喜歡美好的東西,包括人。

席蘭廷摟住了她,輕輕歎了口氣,又低頭吻她:“卿卿。”

雲喬有種本能反應,聽到這兩個字就渾身發軟,心裡發甜,把頭埋在他懷裡,享受著心動與酒精帶來的陣陣激盪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