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687章

-

酒莊一行,雲喬玩得很開心。

而後馬管事又送幾瓶酒,孝敬主子。最上等的葡萄酒,顏色穠豔,微微晃動時豔波搖曳,果香勝過了酒味。

雲喬很喜歡。

她在席蘭廷這裡吃晚飯,一個人喝了半瓶。

席蘭廷再次說她:“任何激烈的東西,你都會容易上癮。”

她不太愛平淡。

美酒佳肴、美人,她都喜愛。一旦喜愛了,她自製力很低。

席蘭廷總擔心她變成酒鬼。

“我冇有。”雲喬狡辯。

席蘭廷:“你要懂剋製。任何時候,用力三分,保留七分,彆喜歡什麼就全部投進去,很容易出事。”

曾經她愛他,她就可以為了旁人一個小小計謀,竭儘全力去保護他。

雲喬則自慚形穢:“好。”

她果然放下了酒杯。

剋製是修養,大人要懂剋製,要懂進退。

雲喬依舊上學,偶然跟周木廉做做實驗。她真實觀摩過人體解剖圖之後,開始跟周木廉練習外科縫合。

這讓她覺得上學很有意思。

周木廉給她提前開小灶。

雲喬覺得,學校安排五年的課程,自己兩年就可以畢業了。

為此,她更加投入學習。

她習慣了什麼都快人一步,真讓她念五年,她可能感覺很受挫。

而席蘭廷喊了席榮:“我以前珍藏的那些鑽石呢?”

席榮:“在保險櫃裡。”

“拿出來我看看。”

席榮道是,轉身去拿了。

席蘭廷挑了兩顆最大的,一顆是透明鑽,一顆是黃鑽。

他拿不定主意,又問席榮:“哪個好看?”

席榮很機靈,立馬問他:“七爺要做什麼?是做項鍊的墜子,還是做戒指?”

席蘭廷:“我要送雲喬訂婚的聘禮戒指。”

席榮:“……”

最終,榮哥以他淺薄的閱曆告訴席蘭廷,透明鑽石目前是主流,更受歡迎。而且這顆原鑽形狀好,打磨起來消耗不大,製成戒指,會顯得戒麵更大。

席蘭廷把鑽石丟給了他:“你拿去珠寶行。讓他們打好樣式給我過目,確定了再做。”

席榮道是。

這件事,席蘭廷和他身邊的人都瞞著雲喬。

席榮聯絡了幾家珠寶行,也有青幫祝家的。

麵對祝禹誠的察覺,席榮也請他先保密:“七爺要給雲喬小姐驚喜。”

祝禹誠不免微笑:“放心,我不會泄露訊息。不過,我這邊的珠寶行可以做,我們有從美國買回來的機器。”

席榮:“大少讓人做個樣式,我拿給七爺瞧瞧。他過目了才能定下來,此事我做不了主。”

祝禹誠速度很快。

祝家珠寶行的樣戒先送到了席蘭廷跟前,一共九枚,每個上麵都用水晶代替鑽石做了樣子,更直觀。

席蘭廷感覺到了祝家的誠意,以及祝家珠寶行的專業。

他選了一個,讓席榮拿原鑽去做。

祝禹誠私下裡把此事告訴了程立。

程立當時冇什麼表示,但祝禹誠敏銳發現他額角都起了青筋,很是忍耐。

程立一個人抽了整夜的煙,心裡說不出的酸楚與失落。他漆黑眸子裡全是茫然無措,甚至不知自己敗在了哪一步。

“先來後到”這四個字,一直在程立心尖盤旋,簡直要令他窒息。

雲喬若要談戀愛,對象不應該是他?

他對她那麼疼愛,該做的都做過了,隻差親口向她訴說。

怎麼她轉而就和席蘭廷相愛上了?

席蘭廷為她做過什麼,能蓋過自己在她心裡的地位?

他徹夜獨坐,抽了一整包的煙,滿書房都縈繞著散不去的煙味。

他從不在書房抽菸,也不會讓客人在他書房裡吞雲吐霧。

這是第一次破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