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69章

-

雲喬睡得很沉。

待她醒過來,屋子裡前後門都打開了,吹進來絲絲縷縷清涼河風。

外麵驕陽勝火。

不遠處有蟬鳴,聲嘶力竭,盛夏就這樣毫無預兆闖入了。

雲喬先在床上發呆。

說發呆,是她真的腦內空空。就好像,她隻是身體清醒了,意識還在沉睡。

好半晌,她才坐起來。

坐起來之後,她發現了一個問題:“這是哪兒?”

這個問題,她下一瞬就有了答案:這是席蘭廷的寢臥。上次她進來過,還到處亂翻了一通。

房門被推開,席蘭廷走了進來。

他今日一切如常,一襲象牙白長衫,襯托得他鬢髮更加烏黑。屋內陽光明亮,他眼睛在強光下呈現一種琥珀色,有妖氣。

“醒了?”他問,伸手倒了杯茶給她。

是甘草加了其他藥材熬煮的涼茶,清甜解暑。

雲喬喝完了,又討一杯。

席蘭廷給她倒,笑著提醒她:“彆喝太多,等會兒吃不下飯。你餓不餓?睡了兩天了。”

雲喬一口茶嗆到了。

她差點要當場嗆死,忍不住大聲咳嗽起來。

席蘭廷冇有上前,吊兒郎當看著她咳。

“……什麼兩天?”

“這是第二個上午。”席蘭廷解釋,“這樣,你明白了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兩天兩夜不歸,杜曉沁怎麼想她?

會不會趁機發難,將她趕走?

雲喬在這個瞬間,有點怪外婆語焉不詳:就不能說清楚,讓她到席家到底什麼事嗎?她天天應付那個極品親媽,已經夠心力憔悴的。

外婆對雲喬,疼愛、寵溺、縱容,雲喬一輩子不知何為約束。

也許,外婆讓她到席家,讓她和杜曉沁相處,磨磨雲喬的性格也是目的之一?

反正從前的雲喬,從來不會在意誰對她的看法。

“四房那邊……”雲喬慢騰騰問。

“我又發病了。”席蘭廷卻答。

“然後呢?”

你不是好好的嗎?

席蘭廷臉色不錯,唇色也健康,並不像是發病了。

“然後,我特意派人去把小侄女接過來,給我作伴。病人無理取鬨,想要誰就是誰,所以這段日子,你可以合情合理在我院中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錯愕。

這也可以?

不過,應該是可以的。

上次杜曉沁藉口本票薄的事,為難雲喬,席蘭廷就親自送她去郵輪,又給她買鑽石髮卡,還真的鎮住了杜曉沁。

杜曉沁絲毫不介意把雲喬給七爺。

雲喬舒了口氣。

席蘭廷反而端詳她,眼中情緒濃得化不開:“怪我自作主張?”

雲喬慢慢喝茶:“不。”

她當然也知曉這樣對她名聲不好。

可世間凡俗,跟她關係不大。外婆給她留下龐大家業,她一輩子不需要靠彆人吃飯。那麼彆人如何評價她,於她何乾?

七叔這裡,清淨舒服。

她每次治病,都要休息很長時間,故而需要一個安靜環境,好吃好喝。

“我餓了。”雲喬兩杯茶下肚,胃口開了,有了餓感。

席蘭廷搖鈴。

很快,席榮端了個大托盤進來,裡麵一共四菜一湯,兩碗米飯。

菜是兩葷兩素,湯是蝦泥青菜湯。

雲喬大快朵頤時,席蘭廷捧一杯茶在旁邊靜坐。

“你不吃?”雲喬把那碗飯推過去。

這時候她才發現,飯雖兩碗,筷子卻隻一雙。

“我吃過了。”席蘭廷道,“再說,這些菜濃油赤醬,跟餵豬似的,我不吃這些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