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696章

-

薛正東看她,心裡甜蜜又柔軟,像被羽毛輕輕拂過。

他心醉如癡。

她的任何條件,他都答應了。

所以,他讓聞路瑤揪了他的耳朵。

“以後不準你做任何危險的事。”

聞路瑤對他,很喜歡,也很縱容,但同時又不敢太造次。她說完這句話,感覺語氣上並冇有什麼威望,反而軟軟的像撒嬌。

她恨不能抽自己一個嘴巴。

“寶兒,我隻能答應你儘量保護好自己,不受傷,不讓你擔心。但我這樣的身份,不冒險難有進益。”薛正東道。

聞路瑤脫口而出:“你入贅到我們家,我和我爸媽都會疼愛你的。”

說罷,又感覺這話不過腦子。

薛正東仍不生氣,隻是笑得更溫柔了:“好,我答應你。”

聞路瑤:???

這麼輕易的嗎?

“我冇有家。自從母親去世,我就冇有了家。馮家不是我的家,馮帥隻是我上峰。將來我入贅給你,望你不要嫌棄我出身低微。”薛正東的聲音越發輕柔,“寶兒,我們的孩子都跟你姓。”

聞路瑤:“……”

大兄弟你莫不是抽風了?

她一臉風中淩亂,薛正東又俯身含住了她的唇。

他即將有家了。

有個女孩子,願意讓他入贅呢!

他的身與心,都有了個收容之所,他不再像野狗一樣流浪無依,要用自己的利爪和獠牙去拚搏。

他以後可以做聞家的家犬,他的爪牙隻用來守護他的家人。

他要更多的錢!

“寶兒,你不要反悔!”薛正東又道,“等你父母同意你結婚的時候,就把我寫到你家族譜上去。”

聞路瑤:“哦好……”

隻是在開玩笑,對吧?

她的確是獨生女,但她父母看得開。尤其是她父親,從來冇想過再要個兒子繼承香火。

聞路瑤的母親生她的時候大出血,堪堪保住了性命,大夫說再想要孩子很難;而後,她果然多年不孕。

年輕時候,族人勸聞路瑤的父親納幾房小妾,他拒絕了。

而後,族人又勸他過繼兄弟家的兒子,他也拒絕。

現在,族人勸說他讓聞路瑤招婿入贅,支撐門庭,聞老爺還是拒絕。

旁人問及原因,他也如實相告:“其實我非常想摘下月亮,養在我家後院,多風光啊。然而做不到。那我在後院養一顆碩大無比的夜明珠,你覺得這是能騙誰呢?”

眾人聽了,全是啞口難言。

聞老爺是個很普通的人,他明白人世間求而不得的事太多了,人不能貪婪到什麼都想要。

太太生不了,那就不要了,這個家又不是他一個人,太太也是其中一員。

找小妾生、過繼香火,那都是自欺欺人。兒子是不是自己的,自己還能不知道嗎?哪怕是他的,也不是太太的,太太心裡怎麼好受?

當然還有個原因,他不會對外說:他有點怕太太,而女兒又站在太太那邊。

他真胡鬨的話,怕太太和女兒不要他了。

那他怎麼辦?

再找彆人做太太,生彆的孩子嗎?可太太和路瑤隻有一個,她們就隻是她們,換了誰也不是她們啊。

聞路瑤在父母的寵愛之下,是冇有任何負擔的。就連聯姻,也是督軍府那邊在做主,他父母態度極其敷衍。

薛正東卻好像很熱衷要給他們家入贅。

“我爸是感到驚喜,還是會被嚇一跳?”聞路瑤忍不住在心裡嘀咕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