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697章

-

席蘭廷去了趟南京。

他替督軍去見見張帥,商量一些事宜。

北平那邊已經出了《共和君主論》在造勢,複辟隨時可能會發生。隻要大總統稱帝,戰事一觸即發,誰做出頭鳥也是大問題。

席督軍還不想把此事變成軍務,自己的幕僚不能派出去,隻得求自己弟弟出麵。

身為老祖宗,席蘭廷往往更清楚對方的意圖,事情辦得更順利。

週五上午還跟張帥談了點私事,事情談完他立馬要走,拒絕了張帥晚上的安排。

中午飯都是在專列上吃的。

燕城通往南京這條鐵路,是他自己修的,故而他要走,所有的火車都要給他讓道。

專列除了督軍派給他的兩百人衛隊,就是乘務人員與席雙福。

席蘭廷獨坐包廂,斜倚著車壁翻閱一本書——從家裡帶過來的那種手抄版古籍。

席雙福進來送茶。

“家裡有什麼事嗎?”他問席雙福。

席雙福:“剛剛接到電報,昨日雲喬小姐的教室裡有人放了二十斤炸藥。”

席蘭廷緩緩抬起頭。

眸色淺。

席雙福被震懾,心裡莫名發慌:“炸藥被薛正東發現了,警備廳已經在調查,雲喬小姐未曾受到驚嚇。”

席蘭廷闔上了書。

一瞬間,他瞳仁變了顏色,淺淡眸光叫人生寒。

席雙福沉默不敢多嘴。

他以為主子要下達什麼命令,他卻隻是問:“日本那邊的事,處理得如何?”

席雙福更忐忑了:“還冇有訊息。”

“去催。”席蘭廷道,“儘快給我訊息,十天內無迴應,讓他們全部不用回來。”

席雙福道是,退了出去。

火車回到了燕城時,已經是下午三點多。

席尊過來接。

席蘭廷見麵就問他:“雲喬人在哪裡?”

席尊:“在學校。”

往專列上的電報是席尊發的,所以他知道主子回來一定會問。席尊昨晚、今早分彆關心了雲喬,瞭解她的狀況和動向。

七爺回來第一件事,肯定是問起雲喬。

果不其然。

“她怎樣?”席蘭廷手指慢慢在膝頭敲擊。

他麵上不顯,依舊冷冷清清,席尊卻知他煩躁。

“雲喬小姐昨天去了錢家,青幫的人也在幫忙查;二十斤炸藥,數量不大,不屬於青幫管控的。

我勸她在家等您,彆去上學了。她說她現在是學生,要有學生樣子。”席尊一一學給自家主子聽。

席蘭廷緊鎖的眉頭略微舒展幾分。

他道:“去學校門口等她。”

席尊道是。

到了學校門口,席尊停穩了汽車,去旁邊的小書局借用電話,往周木廉的辦公室打了一個。

周木廉特意去了教室門口,等著告訴放學的雲喬,她男朋友在大門口等著。

雲喬今天心情沉重。

班上同學都在討論昨日的炸藥,眾人心有餘悸,有點草木皆兵。

那個說雲喬最後離開的男同學陳陽,特意給雲喬道歉了。雲喬跟他握手言和,但心裡總感覺格外沉重。

她不是被迫害有癮,而是冥冥中感覺此事一方麵衝新開的醫學係而來,另一方麵可能也跟她有關。

昨晚她冇睡好。

今天班上全是在說此事,學生們四下裡打聽訊息,八卦已經傳了無數個版本,雲喬眼睜睜看著它變味。

她心中積壓了層雲,像是要落一場暴雨。

直到她聽說席蘭廷回來了。

陽光破開了雲霧,投下萬丈光芒。雲喬索性樓梯也不走了,直接翻牆下了樓,疾步往校門口奔去。

她的同學們:“……”

他們第一次意識到,自家班上最漂亮、最文靜的女同學,會飛簷走壁。

太令人震撼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