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698章

-

學校門前的小徑,種滿梧桐樹。

仲秋時節,梧桐樹葉金黃,遍地堆積,小徑似染了層金芒。

席蘭廷立在光芒的儘頭,一襲素白長衫馬甲,宛如謫仙,與庸俗世界格格不入。

雲喬跑到了他跟前。

他遠遠瞧見了她,像隻可愛的哈巴幼犬,歡歡喜喜搖著尾巴奔向他。

他掏出了巾帕:“跑這麼急做什麼?”

她額頭見了汗。

粉白麪頰因奔跑而紅撲撲的,額頭細汗打濕劉海,越發襯托她眸子烏黑清湛,一泓秋水般瀅瀅照人。

雲喬隨意擦了擦汗:“怕你久等。”

席蘭廷打開了車門。

兩人上了車,他把雲喬抱過來,讓她坐在他腿上。

雲喬摟住他脖子,仍感覺車廂逼仄拘束,手腳全部伸展不開。她摟緊他,生怕自己在顛簸中掉下去。

“出了這麼大事,害怕不害怕?”他問。

雲喬:“倒也不算大事,薛正東鼻子真靈敏。七叔,這次我們全班甚至整個醫學係,都欠他一個人情。我不知自己有冇有機會還,若他有事求你幫忙,你幫他一次。”

席蘭廷在她額頭輕輕落吻:“好!”

兩人分彆幾日,卻似好久未見。

雲喬可能是跑累了,也可能是這一天一夜精神緊繃,萬分疲倦,故而她在席蘭廷懷裡闔眼打盹。

她原本隻是打算休息片刻,不成想居然睡著了。

席尊從後視鏡看了眼他們。

席蘭廷道:“回家。”

席尊道是。

席蘭廷回到燕城,本該去趟軍政府,跟席督軍說說這次會見張帥的情景。可他滿心滿眼都是雲喬,先把席督軍扔在腦後了。

回到了院子,雲喬冇醒透,席蘭廷將她抱進了屋子。

他吩咐席尊:“讓廚房準備好晚膳。”

席尊道是。

從小院出來,席尊遇到了在竹林小徑上等候多時的周陽。

周陽是軍政府的副官長,奉命過來接七爺去說話。

席尊卻衝他擺擺手:“七爺要休息。今天可能冇空見督軍,等明早吧。”

周陽又問:“雙福呢?”

“他找長安了,有點公務要處理。”席尊說。

周陽:“那我等等雙福。他跟著去了,應該知道個七八成。督軍挺急的,我空手回去肯定要捱罵。”

席尊頷首,又道:“你稍等,我去給長安那邊打個電話,讓雙福辦完事早點回來。”

周陽道謝。

雲喬在下車的時候就醒了,然而冇睡飽,繼續闔眼打盹。

席蘭廷將她抱回了房間,她是知道的;他將她輕輕放在床上,開始親吻她,她也知道。細細密密的吻,讓她有點酥軟,情不自禁發笑。

他的吻落在她雪頸上,她笑出聲。

席蘭廷扯過被子,蓋住了兩人,手已經摸索到了她衣衫釦子。

他性格冷清,為人又嬌又作,但極其重欲。

兩人冇結婚,他不肯做最後一步,這就導致不夠舒服,時常要折騰很久。

此事令人疲倦。

待結束時,雲喬感覺自己的唇被他親吻得有點腫了,手指也酸得厲害。

“……你怎樣?”她還小心翼翼問。

席蘭廷:“一般般。不過癮。”

雲喬:“那,我們早點結婚?其實不結婚也可以。”

席蘭廷望著她的眼睛,眸色深而漆黑,似藏匿了無數的心事。

“可我想做你丈夫。”席蘭廷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