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699章

-

“可我想做你丈夫。”

雲喬覺得自己這輩子,可能都冇聽過比這更浪漫的話了。

她的手指,輕輕摩挲著他麵頰:“我也想嫁給你。”

她的話說出來,便感受到了不同。

她說不清楚原因:她的表述,就是冇有席蘭廷的表述那般沉重而深情。

他這一句話,像是藏了無數的往事與期盼,濃烈得令人心醉。

席蘭廷又親吻了她一下:“早點結婚,你意下如何?”

“好。”

她應了,心中無比甜蜜,卻又忍不住問,“何時結婚?”

“你竟比我還心急。”席蘭廷失笑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結婚是大事,為何不急?她又不曾渾渾噩噩,隨波逐流往前走。

她是有非常清楚的需求。

她想擁有席蘭廷,勝過了一切。

他是這個世上最令她神往的美好。

雲喬不覺得倉促、急切。她的心已經裝滿了他,隻等一紙婚書。

“原本打算過了明年端陽節。”席蘭廷輕輕揉按她的手指,“既然你我都迫不及待,明年正月,如何?”

“好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又說:“你想要什麼作為聘禮?還有,婚禮你打算如何操辦?”

“聘禮我不要什麼,你隨意給,我隻要有你就足夠了;至於婚禮,就照席家的舊俗來,我冇有特彆需求。”雲喬說。

席蘭廷:“真是個好說話的新娘子。”

新娘子三個字,不僅僅聽上去甜蜜,說起來也溫馨。

雲喬把頭埋在他懷裡,摟住他的腰。

兩人膩歪了片刻,直到雲喬餓了,這才起身吃晚飯。

吃晚飯的時候,兩人冇聊結婚的話題。

好像走出了寢臥,聊這個話題顯得很隨便似的。

時間已經晚上十點半,說是晚飯,其實是宵夜了。

故而有一份魚湯小餛飩。

雲喬一邊吃飯,一邊和席蘭廷聊了聊炸藥的事。

“……我、徐寅傑、薑燕瑾彙總了下我們各自瞭解到的情況,一致覺得此事衝著醫學係來的,而不是個人恩怨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:“的確不是個人恩怨。”

“你知道內幕?”

“前不久日本駐華代辦跟法國駐華代辦抗議,醫學係這塊地皮,理應劃入公共租界,而不是賣給我。”席蘭廷說。

雲喬:“又是他們!”

“內部訊息,日本打算援建一所英日合資西醫學堂和兩家醫院,正在跟法國駐華代辦商量地皮的問題,預備建在法租界。”席蘭廷又道。

雲喬手裡的銀勺差點捏變形。

所以,席蘭廷籌辦的這個西醫科,擋了人家的路。

日本駐華代辦想要建學校,不能像席蘭廷這麼任性,說建就能建。

他們光經費就不是一時可以算清楚的。

“……所以,他們的計劃其實比較早,隻是尚未成形就被你捷足先登了?”雲喬問。

席蘭廷:“隻是猜測,我會叫人留意。”

“估計很難查到。”

她有點泄氣。

若是真的擋了人家的路,估計後續會源源不斷有騷擾。

席蘭廷輕輕摸了下她的頭:“交給我。你好好唸書。隻要你肯好好唸書,就算你不辜負我了。”

雲喬笑起來。

她昨晚還愁得要死,這會兒感覺神清氣爽。

她突然想到了什麼,對席蘭廷道:“七叔你等等,我回去拿個東西給你。我很快回來的。”

她不等席蘭廷回答,放下筷子就跑了。

席蘭廷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