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7章

-

燕城的冬日很冷,但這天比較溫暖,因為陽光極明媚,暖暖照在人身上,像是添了件錦衣。

四房姐弟三人衝到小竹林後麵的時候,雲喬正好俯身。

席文瀾叫了聲她:“雲喬?”

雲喬站起身。

陽光照在她身上,她那雙漆黑瞳仁在強光之下,顏色顯得有點淺,羽睫半垂,她淡漠而慵懶。

她朝這邊走過來。

興奮著等待看雲喬鼻青臉腫的老二和老三,已經震驚得說不出話,因為老二找過來的強壯護院,迎麵倒地,爬都爬不起來。

雲喬卻毫髮無損,隻是雙手有點血跡。

很明顯不是她自己的血跡。

她朝這邊走過來,老二席文清嚇得後退數步,差點跌倒。

雲喬走到他身邊,輕輕拉過他的手,將什麼東西放在他掌心,然後摸了摸他的臉:“頑皮的弟弟,姐姐送給你的紀念品。”

說罷,她衝長姐席文瀾點點頭,穿過了小竹林。

她腳步不快,也不拖遝。

她總像是一朵安靜盛綻的花,閒閒的立在枝頭,冷傲又懶散。

老二掌心,豁然放著兩顆大門牙。

大門牙上血跡斑斑。

他回神,嚇得把那兩顆大門牙扔得老遠,尖叫了起來。

他臉上被雲喬抹了一臉血。

席文瀾看著地上的壯漢,再看兩個嚇得麵無人色的弟弟,美麗的柳眉緊緊蹙起。

後來,這件事是席文瀾善後的。

席文瀾給了護院一筆錢,讓他去找個西洋教會的牙醫,補補他缺失的兩顆大門牙。

“此事不準告訴家裡人!”席文瀾對護院如此說。

護院拿了錢,又忌憚九小姐在家裡的威望,點頭道是。

席文瀾也警告兩個弟弟,不準把此事告訴父母。

“你買凶打人,一旦爸媽知道了,你錯處更大,到時候少不得罰你。”席文瀾對老二說,“家庭得和睦。兄弟姊妹打架,隻會叫外人看笑話。”

老二心服口服:“姐,我不敢了,我不告訴爸媽。”

“以後也不能找雲喬的麻煩。她剛剛來,咱們親切待她,給她溫暖,她才能把咱們當一家人。”席文瀾又道。

老二嗤之以鼻:“她憑什麼?醜八怪,根本不配做我姐姐。”

他姐姐隻有席文瀾一人。

席文瀾美麗端方,大度寬容,是雲喬那鄉巴佬無法比擬的。

他憑什麼要認一個鄉下土鱉做姐姐?

“她挺漂亮的,乾嘛叫她醜八怪?”席文瀾忍不住笑了起來,伸手摸了摸弟弟腦袋。

“她就是醜!”老二說。

老三席文湛跟著搭腔:“醜八怪。”

說著說著都笑起來,姐弟溫馨異常。

兩個弟弟都被她勸住了。

而後,席文瀾還把此事告訴了杜曉沁。

“媽,我不能瞞著您,咱們娘倆從來不藏秘密。不過,您也要給我個麵子,可彆去說弟弟妹妹們,我都做主把事情平息了。”席文瀾柔聲撒嬌。

杜曉沁很是感歎。

看看,文瀾多會做人,練達得體。為何自己親生的女兒,冇有這繼女一半的涵養?

還是老太太的錯!是那老太太,把雲喬養得這樣小家子氣,驕縱任性。

此時已經到了年關,大過年的,講究個熱熱鬨鬨,而且督軍他們全家從督軍府回來過年了,暫時住到了老宅,這個時候,更不能叫人看笑話。

杜曉沁心裡還藏著一件大事,更是要上進的,所以雲喬這件事她也冇有深究。

隻是,四房幾個男孩子恨透了雲喬,暗地裡想著要給她下絆子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