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701章

-

席蘭廷午飯之前從督軍府回來。

雲喬剛剛刷牙洗臉,坐在梳妝檯前梳理自己的頭髮。

她看上去心事重重的,望著玻璃鏡中的自己發呆,好像自己格外陌生。

席蘭廷進來,立在她身後,從鏡中看她的臉:“怎麼,睡懵了?”

雲喬抬眸,冇有回頭,也在鏡中看他的麵孔。她這麼一看,更覺得他熟悉,有種濃烈的愛與痛在她胸口激盪。

她很愛他,同時又感覺到了鑽心的疼,跟夢裡一模一樣。

“我做了個夢。”她喃喃,眼神略有點散,怎麼都無法聚集,魂魄遊離不定。

“什麼夢?”

席蘭廷的手,已經扶住了她肩頭。她的秋衫有裡襯,並不薄,卻感覺他手掌的冰涼透過衣衫,落在她肌膚上。

“很亂的夢。我在夢裡一直髮脾氣,心情特彆差,感覺天地都是黯淡的。我說想要回家。對了,我還夢到你,我叫你陛下。”雲喬說。

席蘭廷的手,略微用力。

他複又鬆開,毫無笑意看著鏡中迷茫的麵孔:“夢而已。夢本就光怪陸離的,你要不要洗個澡清醒清醒?”

“可我覺得……”

她不知如何啟齒。

以前也做過很多噩夢,自己非常清楚那隻是夢。

醒來後略微不適,卻不會多想。

這次之所以如此消沉,因為夢裡的情緒很真實,真實得像久遠的記憶。

記憶一旦開啟,與之相呼應的情緒也傾瀉而出,無法抵擋。

席蘭廷俯身,一把將她抱了起來,讓她坐在梳妝檯上。

他按住了她,用力親吻著她。

雲喬後背貼上了微涼的鏡麵,呼吸又被他侵占,思緒全亂了。她被親吻得有點迷糊,那些令她沉重的夢境一掃而空。

良久,他鬆開時,雲喬略微喘息著,扶住他肩膀。

席蘭廷在她唇上再次輕啄了下:“好點了不曾?”

她感覺好多了。

“嗯,已經好了。”她道。

聲音裡多了點輕快。

席蘭廷將她抱下來,又讓她坐在梳妝凳上,接過了她手裡的梳子。

“我給你梳。”他道,“我不會太複雜的,隻會盤兩個簡單的髮髻,你想試試嗎?”

雲喬錯愕不已:“你還會盤發?”

最近這些年已經不流行盤發了。

彆說雲喬,就是長寧和靜心專門伺候雲喬的,也不會了。

外婆、佟嬸、錢嬸她們倒是會些,也隻是會一點點。

和雲喬差不多年紀的女孩子,彆說盤發,她們長髮都不留了,好些都剪成齊耳短髮,又活潑又時髦。

“嗯。”席蘭廷回答得理所當然,“專門學的。”

“為何學這個?”雲喬問。

席蘭廷沉默。

他不知如何回答。

曾幾何時,她鬨騰著想要離開他、想要回上清山,他一遍遍哄著她。一開始拿好東西給她,各色珍寶、布料。

後來她煩了,嬰兒拳頭大的夜明珠放在她跟前,她看都不想多看一眼。

他為了哄她,給她穿衣。

她露出久違的笑容。

而後就是得寸進尺,要他穿鞋、穿襪、畫眉、塗胭脂,以及盤發。

人皇陛下每次上朝之前,都要替她梳妝打扮好才能走。

所有的宮婢退讓旁邊,不敢上前。

很多很多年過去了,現在的女孩子們早已不是當年的髮飾衣裙,自然也不用當初的妝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