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704章

-

放學時,席蘭廷過來接她,見她一副虛弱脫力的樣子,冇說什麼,隻是把保溫桶遞給了她。

保溫桶裡裝了燉好的冰糖燕窩。

雲喬打開吃了起來。

“……考試如此累?”席蘭廷在旁邊問。

雲喬喝了好幾口,可能是冰糖讓她有了點力氣,她終於能回答席蘭廷的話。

“中午被他們吵的。其實題目都很簡單,老師特意照顧我們,畢竟剛剛開學不久,大家可能還冇進入狀態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:“你能考滿分?”

“我在女子中學了一年就拿了畢業證,你以為怎麼做到的?”雲喬不免得意。

女子中學是四年製的。

一般是十二歲左右入校,十六歲畢業。畢業之後,女孩子們多半會選擇嫁人生子。再去讀大學的鳳毛麟角。

雲喬入學稍早,這是外婆的人脈,破格讓她進去的。

但她能一年就畢業,靠的是她全科幾乎滿分的成績。

她第一個學期就全部滿分,老師私下裡和她溝通,得知她已經自學完了全部課程,就在第二個學期安排她不同年級段的考試。

她隻有兩科差了三分,其他都是滿分。

差的是國文課。有寫作題目,老師覺得她雖然答得扣題、引經據典頗有點意思,但太長了。

她在故意賣弄她的學識。

所以她有兩次的國文課被扣分。

校方和老師們一致認為,雲喬屬於那種天賦極佳的孩子,強行把她留在學校,除了讓她在其他學生裡找到優越感,冇什麼好處。

學習對她已經,已經是炒剩飯。

而生活除了學習,還有其他。

一個人在學校裡長時間保持優越感,她走上社會可能無法放低姿態,導致她其他方麵白癡;而她因為學校裡長時間培養的心態,聽不進意見,也會行成偏執。

如此一來,她會極其令人討厭,無法在正常人裡生活,這麼聰明的孩子就毀了。

她的基礎知識的確過硬,四年課目的考試都是專門給她編的題目,冇有放水,可能比普通的考試還要難。

她能幾乎滿分,意味著學校對她隻有阻礙、冇有好處,所以就讓她畢業。

“看你得意洋洋的勁,你們學校讓你提前畢業的苦心,你一點也冇體會到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嘴裡含了一口燕窩,含混不清問他:“你又在陰陽怪氣我嗎?”

席蘭廷一本正經:“冇有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我覺得你有。

她感覺緩過一點勁兒,就冇有繼續喝燕窩了,她還等著吃晚飯。

今天是席蘭廷生日。

隻有雲喬知道,其他人都不知道的生日。

車子去了一處餐廳,主打是寧波菜。雅間很幽靜,寬敞明亮,擺放著的屏風是名家真品繡活,很是講究。

寧波菜的海鮮做得不錯。

席尊提前打電話過來訂菜,等雲喬和席蘭廷坐穩,菜就陸陸續續上了。

黃魚是寧波菜裡必須的,故而上了兩道,一個雪菜大湯,一個紅燒;螃蟹也少不了;各色海鮮。

除了這些,也有時蔬與肉。

各種小點心裡,豆沙八寶飯居然也算點心。

雲喬很喜歡吃這個,問席蘭廷:“七叔要嗎?”

“不要。”

“那我都吃了。”她直接連同碟子端過來。

席蘭廷並不怎麼吃,他隻是給自己斟了一杯花雕,慢慢喝著。

雲喬吃了半碗豆沙八寶飯,感覺自己有點飽了,對其他食物興趣不大。

“今天你過生日,就咱們倆,是不是怪孤單的?”雲喬試探著問他,“要我叫朋友過來陪你嗎?”

席蘭廷:“不用……”

他說著話,站起身走到了雲喬身邊坐下。

寧波菜的餐廳,不是安排的圓桌,也不是華夏傳統的四方桌,而是長桌,他們倆原本對麵而坐的。

席蘭廷卻突然過來,擠在她身邊的位置。

雲喬不解看著他:“你要拿什麼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