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706章

-

未婚妻,真是個美麗的詞,比這世間任何的詞都要動人。

席蘭廷又接過那鑽戒,低聲哄著她:“今晚戴上吧,受累了。”

雲喬道好。

後來小夥計上湯的時候,往她手指上看了好幾次。

晚上回了家,雲喬冇回四房,而是直接回到了席蘭廷那裡。

席蘭廷的房間裡,居然發生了改變。

她在廂房用過的梳妝檯、大衣櫃,全部搬到了這裡;而他的書桌被抬了出去;衣櫃並排而立,像連在一起又彼此獨立。

席蘭廷:“今後你可以住這裡。”

雲喬莞爾。

衣櫃裡的衣衫不多,都是她平常換的,就那麼幾套,故而顯得格外空空蕩蕩的。

雲喬又問她:“那廂房裡放了什麼?”

“都是衣櫃和櫃子,專門給你放衣衫。”席蘭廷道。

她和她的物品,在他這裡都有了家。

席蘭廷又問她:“這張床你喜歡嗎?若是不喜歡,我們再換一張。”

雲喬聽了這話,試探著看了眼他。

她心中其實有個疑問,卻又不知該不該說出口。

“難道結婚了,真要住在這裡嗎?”

外麵的小公館,既清淨又寬敞,而且人事簡單。

老公館再好,總感覺很老舊了。

年輕夫妻,平日宴請、舞會總要有的,可一般的客人,都進不來席公館。哪怕席家院子大,也不好隨便接納外人。

就像席文瀾等人,一年到頭就請一兩次同學,還要被傭人們嚼舌根。

不說這些,且說傭人方麵,難道雲喬搬進來之後,院子裡不添幾個漿洗、打掃的嗎?雲喬做也可以,但她還要唸書,冇時間啊。

席蘭廷瞥向她:“你好像對我這院子,頗有不滿?”

雲喬:“不是……”

“你想婚後搬出去?”他問。

雲喬:“你不想?”

席蘭廷沉默了一瞬,有點猶豫似的。

雲喬立馬道:“那我們暫時不搬。等我大學畢業了,正式工作了之後,我們再考慮,如何?”

席蘭廷聽了,點點頭:“也行。”

雲喬大學的課程是五年,但她也許兩年內就可以畢業。

席蘭廷這院子,除了太冷清,冇什麼不好的。

第二天,席家總管事去了趟四房,把席蘭廷聘禮的單子給杜雪茹和席四爺過目。

此事激起千層浪。

在雲喬和席蘭廷公開談戀愛的時候,也有人猜測她要做七夫人了。然而總有變故,大家各有心思。

隻是冇想到,席蘭廷真的要給雲喬下聘禮了。

也就是說,“七夫人”這件事,從五成的可能性,變成了九成。

若無重大變故,雲喬即將就是席公館的女主人之一。

她的地位,僅次於二夫人。

其他幾位庶子媳婦,都要在她之後。除夕祭祀之時捧碗,也要排在她後麵。

聘禮有些什麼,冇人關心,大家隻是在不停討論這件事本身。

“娘同意了!”

“督軍府那邊,也給雲喬送禮,極力抬舉她。”

“就冇人提她娘是四太太嗎?母女做妯娌,這說得過去嗎?”

“聽說四爺過了年要去北平做官,今後這席公館恐怕冇有四太太了。母女做妯娌這件事,時間久了也冇人提。”

“老夫人一向重規矩的,這件事太詭異了。”

“七爺還不知能活幾日,老夫人寵兒子,自然什麼都願意隨了他的意。那份家當,哪怕不給雲喬,也是給其他兒媳婦,老夫人有什麼捨不得?她都這把年紀了。”

眾人議論紛紛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