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716章

-

從那之後,魏邦嚴時常去大伯那裡“偷東西”吃。

魏海正撞見了兩回,就問他:“你幾歲?”

“七歲。”

“你會做什麼?”

魏邦嚴茫然搖搖頭。

魏海正告訴他:“我的後花園花圃有野草,你若是能把它拔乾淨,我給你工錢。”

魏邦嚴忙說可以。

他在大伯這裡打工,後來家也不回了,就住在大伯這裡的傭人房裡。

而父母和兄弟姊妹,冇人察覺到丟了個孩子。

他一開始幫著除草,後來幫著打掃大伯的書房,擦窗戶和地板。

魏海正偶然忙完了回家,發現自己書房整整齊齊,地板能照見人影。

他把魏邦嚴叫到跟前:“我有個更賺錢的活給你,你乾不乾?”

小孩子聽說能賺錢,歡喜至極:“我乾!”

“我有個朋友,他生病了,特彆喜歡教人識字。若學生學不會,他的病就不得好。你如果能幫他,一個星期學會一百個字,我就給你五英鎊。”魏海正說。

小孩子立馬點頭答應。

五英鎊,足夠他在外麵生活一個月的。

就這樣,他在大伯這裡混了三年多,從六歲半到十歲,賺了三百九十英鎊;他學會了全部的漢字,學會了英文字母與簡單的英文閱讀;他學了算數和鋼琴。

充足的牛肉和牛奶、米飯,讓他三年個子長高了一大截,身高是家裡僅次於他大哥的男孩子了。

他也懂事了,知道自己這三年多不是在打工,而是在受良好的家庭教育。

現在他走出去,至少可以聽懂當地人講話,能認識基本的字,手裡的三百九十英鎊,可以讓他念個差一點的中學,將來畢業了不至於做苦力。

大伯認真告訴他:“回去吧,錢自己藏好了。”

他卻把錢還了回去。

他問大伯:“這個錢給你,你能送我去上學嗎?我將來賺錢了,一定會還給你的,包括這三年多的飯錢。”

魏海正那段時間正在離婚,他的小女兒前不久發高燒夭折,妻子受不了折磨幾乎崩潰。可能是受了太大的刺激,他妻子出軌了自家的車伕。

魏海正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空虛,所以魏邦嚴提出想留在他身邊,還想去唸書時,他答應了。

過繼魏邦嚴,是魏邦嚴自己提出來的,那時候他已經大學畢業了。

他想給大伯做兒子,不是為了大伯的家產,而是想給他養老送終。

“你可以立個遺囑,我什麼都不要。我隻是不想再回那個家了。”魏邦嚴說,“我能不能給你作伴?”

魏邦嚴給弟弟十萬英鎊,他弟弟就同意把這個兒子過繼給他。

而後,魏海正生意慢慢轉去了其他城市,和弟弟那一家越走越遠;魏邦嚴跟在他身邊,受他潛移默化,對家國特彆顧眷,一心想要做外交官。

他們父子始終保持坦誠、信任,既像是親人,也像是關係很好的兩個盟友。

得知錢昌平的存在,魏邦嚴冇考慮過他是否要跟自己爭奪家產,而是想著他大伯終於還有個自己的親骨肉在世,可喜可賀。

而後魏邦嚴又想到,現如今青幫勢力龐大,自己若有這麼個青幫大佬的兄弟,今後仕途肯定更順暢。

所以,他和魏海正一樣,想要求證錢昌平是否跟魏海正有血緣。

他們來到了燕城,隻是錢昌平避而不見。

但魏邦嚴見到了雲喬。

“雲喬小姐說話份量重,她現在是代替蕭婆婆的。若能見到他,也許咱們和錢昌平之間有轉圜餘地。”魏邦嚴如此對父親說。

魏邦嚴還說,雲喬答應會拜訪。

故而魏海正從早上起來就在看錶,迫不及待等雲喬來。

要是雲喬這個週末不來,他就要上席家去了。

雖然他知道這不禮貌,會打擾到雲喬的生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