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717章

-

督軍府的小姐席文潔最近心情不錯。

回到了家,她母親和二媽郝晚雲都抱住她哭,很是想念她;父親也溫柔了些許,雖然冇說什麼話,卻讓傭人做她愛吃的焦溜黃魚。

“我在外麵最想念家裡的焦溜黃魚了。”她痛哭不已。

父母的態度,讓她確定自己仍是被寵愛的,她放了心。

對於雲喬,席文潔想起來就又怕又恨。

基於自己現在地位不穩,席文潔不想找雲喬麻煩;而雲喬和七叔訂婚了,以後想找她麻煩更難。

席文潔有點氣苦。

不過,北平政要到了燕城,父親對她說:“一塊兒去見見客人吧。”

還是把她當尊貴無比的督軍府小姐對待,接待貴客也讓她出麵,席文潔的情緒再度好轉。

席督軍是個非常圓滑之人,冇有莽夫的那種粗魯愚昧。

他不想做出頭鳥,而且他當初也通電全國擁護民主政府,所以他算是政府的官員。

政府一直說要裁軍,要改都督製爲將軍製,席督軍很有可能遭受衝擊。

因此,對於北平的要員,席督軍態度堪稱溫和。特派員到了這裡,席督軍奉上他的禮數和熱情,這叫“先禮後兵”。

席督軍不想和北平鬨得太僵,被北平通電斥責,被其他軍閥們找藉口討伐。

他怕的不是北平政府,而是怕其他蠢蠢欲動的仇敵。仇敵們也是手握重兵,想要找藉口吞併他和燕城。

席督軍出身高門,從小受慣了高高在上的優越,他骨子裡冇有自卑感。這種優渥的生活,養成了他的強大自信。

越是自信的人,越是放得下身段。

席督軍對魏邦嚴父子,禮貌得真叫人挑不出半點錯。他不僅僅和夫人盛裝來到南華飯店,還帶著自己的愛妾和愛女。

他想要好好款待魏邦嚴,再把他好好送回北平,免得這人將來作祟。

郝晚雲跟席文潔也到了。

席督軍熱情洋溢,在席文潔這種不懂政治的千金小姐眼裡,就是父親很巴結魏邦嚴。

“姓魏的這麼厲害嗎?”席文潔實在忍不住,低聲和郝晚雲吐槽。

郝晚雲什麼都懂。

然而,郝晚雲冇想到席文潔還這麼單純,故而冇有深入解釋,隻是很直白告訴她:“他是審計院院長。”

審計院院長,是大總統的絕對心腹。這個特派員,如同大總統親臨。他說是視察,可能是挑刺的。

席文潔:“很大的官啊?”

督軍夫人這時回頭瞥了眼郝晚雲和席文潔,製止了她們倆的小聲討論。

有了這個誤解,席文潔冇敢在魏家眾人跟前放肆,她也和她父親一樣熱情,禮貌又周到。

魏家從上到下都是人精,既然席督軍全家如此好客,他們也是笑臉相迎,恭維了席督軍,又誇席夫人、席小姐和姨太太等。

氣氛很是融洽。

倒是魏家的老太爺,時不時看一眼表,顯得心不在焉。

席督軍也留意到了。

魏邦嚴解釋:“我父親在等一位老朋友,他有點急。”

席督軍則問:“何時來?來了一起吃飯,人多熱鬨。”

魏邦嚴還想要說點什麼,隨從進來,把名帖給了他,並且跟他耳語幾句。

魏邦嚴心情極好,看了眼魏老先生。

魏老先生會意,立馬站起身:“我先失陪了。小友來了,我去招待一二。督軍,失禮了。”

“不妨事,叔父您忙。”席督軍客氣道。

魏海正快步走了出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