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718章

-

雲喬站在南華飯店的門口,表情恬淡,並冇有因等待而不耐煩。

秋風徐徐,吹動她披肩的濃流蘇,似水波徜徉縈繞。陽光燦爛又灼熱,鋪滿了她周身,她耳朵上的紅寶石耳墜泛出淡淡碎芒。

她一襲素色衣裙,淺敘白描,簡單大方。可那穠豔至極的麵容,就像她耳朵上的紅寶石,光鮮奪目。

她是個特彆漂亮的小姑娘。

“她也是鶯鶯養大的孩子,也許她跟我也有血緣。”魏海正心中盪漾起無限的酸楚與激情,腳步極快走過來。

“老先生。”雲喬先打了招呼。

魏海正那雙老眼,已經有些渾濁了,但此刻明亮璀璨,精神很亢奮。

“雲喬,好久不見了。”他立在她跟前,有點自慚形穢,問候之餘又不知該說什麼。

難道直接問她,你母親以及錢昌平,到底是不是我的血脈嗎?

“好久不見了老先生,快一年了。”雲喬道,“時間真快。”

“是啊。”魏海正也感歎。

雲喬:“我是來談談的。魏院長認識我,我真怕我不來,你們要找到席公館去。我客居那裡,不太方便接待。”

她早已想到了這層,將它扼殺在搖籃裡。

她不想杜雪茹見到魏海正,更不想把錢叔牽扯進來。

她作為中間人,過來聽聽魏家父子的口風,以及試探他們的底線。

“不會的,我冇想過打擾你的生活。”魏海正極其謹慎與謙卑,又有點緊張,跟他上次見雲喬的坦然自若完全不同。

他帶著雲喬進了南華飯店。

原本打算尋個地方坐下,不成想他們一進門,魏邦嚴就走了過來,熱情招呼她:“雲喬小姐,你撥冗來見,魏某萬分感激。”

“魏院長您好。”雲喬笑容清淺,“你我不是敵人,既然您邀請了,我自然不敢托大。”

兩邊各自謙虛。

席文潔已經瞧見了雲喬,又見魏邦嚴一改方纔端正謙和的態度,在雲喬麵前熱情得卑躬屈膝,她很是震驚。

席文潔記得盛昭說過,什麼雲喬是雁門的大小姐,跟青幫也很熟。

那時候,席文潔以為是七叔的緣故。

七叔為了拔高雲喬,給她弄的假身份。

不成想,現在她父親席督軍的貴客,卻對雲喬這樣禮遇有加。

席文潔不敢置信。

“不好意思,是貴客到了,我也要去迎迎。”坐著的魏夫人站起身,對督軍府眾人很抱歉一笑。

席文潔眼睜睜看著魏家眾人圍上了雲喬。

而雲喬,衣著不算華貴,笑容也不顯熱絡,非常淡然站在那裡,聽著魏家眾人的恭維。

席文潔下巴差點掉下來。

最終,雲喬被請過來和席家眾人坐在一起,一起吃了頓午飯。

午飯中途,雲喬去了趟洗手間。

她出來時,對著鏡子整了整頭髮,席文潔剛剛進來。

她原本要進去的,此刻卻停住了腳步。

她看了眼雲喬,又從鏡子裡看她,欲言又止。

雲喬以為這位大小姐回國了,要來找茬,做好了應對她的準備:無非是抬出席督軍和席夫人,威脅她幾句。

不成想,席文潔卻問她:“你是雁門的大小姐,也是青幫的大小姐?”

“虛名而已。”雲喬道。

席文潔:“……”

她還是震驚得無法回神,整個人有點懵,直直看著雲喬。

她從來都不知道,雲喬如此厲害。哪怕冇有了七叔,她也這般叫人尊重。

席文潔突然明白過來,盛昭到底拿什麼跟她比?壓根兒冇有可比性。

盛昭的魅力,不及雲喬萬一!

雁門和青幫啊,雲喬足以在軍政商三界橫著走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