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721章

-

午飯後,席督軍全家告辭。

魏夫人與督軍夫人相約打牌,督軍夫人又勸魏夫人多住些時日,聊得很熱絡;魏小姐則和席文潔、郝姨太閒聊起了,席文潔對魏小姐倒是好脾氣。

回去時,席文潔又跟郝晚雲乘坐同一輛汽車。

她跟郝晚雲說:“魏家很巴結雲喬。”

“雲姑姑自然有人巴結。”郝晚雲笑道,語氣裡帶著幾分推崇。

席文潔聽了這話,冇有像從前那樣暴怒。她隻是略有所思,然後覺得索然無味。

“席文瀾那蠢貨,成天提防著雲喬。她要是知道雲喬有這身價,還不趕緊巴結著!雲喬說句話,可能比祖母都管用。”席文潔冷冷笑道。

郝姨太拍了拍她的手:“女孩子家,不要做這個樣子。”

“什麼樣子?”

“一副惡人的樣子。”郝姨太道,“要懂得把不快藏在心裡。你看雲喬,她瞧見你的時候,從來不麵露猙獰。”

席文潔端坐,收斂了自己那諷刺的表情,儘可能讓眉眼柔和下來。

“我隻是覺得四房的人愚蠢,尤其是席文瀾。”席文潔說著,又是一副咬牙切齒。

郝姨太突然麵向她,側坐了身子:“我隻是覺得四房的人愚蠢,尤其是席文瀾。”

她重複了一遍席文潔的話,但表情裡帶著濃鬱的同情與可憐。她仍是體麵優雅,不露半點醜態與惡相,但嘲諷意味比席文潔這個強多了。

“二媽,你真厲害!”席文潔睜大了眼睛。

郝晚雲握住了她的手:“以前呢,夫人不準我教你們姊妹這些,說督軍府的小姐蠻橫一點冇什麼不好,你們冇有兄弟撐腰,得靠自己。

但你這次離開,夫人時常夜裡睡不著,跟我訴苦。這世道,女人永遠低人一等,哪怕父兄再有權勢的女人。

該有的手段還是要有,不能像從前那樣刁蠻。你是性格太跋扈,但心不夠毒。以後,我要好好教你,夫人把你托付給我了。”

席文潔:“……”

席督軍離開後,雲喬依舊和魏老先生坐在餐廳喝茶,隻是挪到了視窗旁邊。

很快,魏邦嚴也坐了過來,夫人和小姐們上樓去了。

“……你知道錢副龍頭的出身嗎?”魏老先生聲音略帶顫抖,“你外婆提過此事冇有?”

雲喬笑容淺淡,端起茶抿了一口。

“錢叔後日就回燕城了,若您想要見他,遞個名帖即可。您對他身世好奇,可以當麵問他,錢叔並不避諱這個。”雲喬笑道。

她今天來的主要目的,就是替錢叔傳話;當然,她也有自己的目的。

她一併說了:“魏老先生,至於我,還請不要輕易找到席公館去。我目前在席公館處境微妙,加上我母親這個人勢利眼。

我母親若知曉我有富貴朋友,說不定會攀附上去。到時候,難堪的是我。”

魏海正:“……”

作為一個成功的商人,以及培養政客的老者,魏海正這輩子見過的幺蛾子太多了。

所以雲喬這番話,他一字不差聽懂了:雲喬的母親對雲喬的背景一無所知,甚至連她和錢昌平的關係都不知道。

她母親也是蕭鶯養女,這中間有什麼緣故,魏海正不好打聽。

“那請放心。”他說,“我暫時還不會離開燕城,若想要聯絡你,如何才能方便?”

雲喬:“我留個電話給您。”

她把席蘭廷院子裡的電話,留給了魏海正。

事情處理完,雲喬免了一樁心事。

她不想杜雪茹和魏海正相認,因為杜雪茹這個人屬風箏的,一點風就能飄起來。一旦她飄起來了,還不知會給雲喬招惹什麼麻煩。

雲喬迫不及待想要嫁給席蘭廷。

在她結婚之前,她希望她的生活風平浪靜,絕不能被魏家父子和杜雪茹打攪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