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722章

-

回到席公館時,已經半下午了。

日影西斜,半室陽光,席蘭廷坐在沙發裡看些檔案。

席長安立在他身邊,正在彙報公務。

他今日又是素白色長衫,室內溫暖,冇有穿馬甲,長衫下麵是同色長褲,青灰色緞麵布鞋。

調硯聚磨,幾筆白描就能勾勒出的他,明明素雅到了極致,卻又因眉目漆黑生出了無線綺靡。

世上何人能及他這般容貌?

“過來,站在那裡裝門神。”席蘭廷抬了抬眼,算是打了招呼,繼續看手裡檔案,鋼筆在紙上簽了字。

簽完了,交給席長安,然後拿起另一份。

席長安接過,抽空回頭,笑眯眯和雲喬打招呼。

和第一次見他相比,他白了點。那段日子是盛夏,他在外麵奔波忙碌,去的地方又是少樹、日光毒辣的藏區,故而他給雲喬的第一印象是很黑,很憨厚。

一年多過去了,平日不用風吹雨淋,他膚色迴轉不少,看著就挺正常的。

再細看他,他跟其他三名隨從一樣高大個子,卻不及他三人那般粗壯難惹,因為他有張娃娃臉,看上去多了幾分和藹。

“雲喬小姐,我從酒莊帶了幾瓶酒給您。”他見雲喬端詳他,故而主動出聲,想要轉移她的視線。

她看得席長安很不自在。

“多謝長安哥。”雲喬笑道。

席長安忙說不敢當。

茶幾上好些檔案,恐怕一時半會簽不完,雲喬就說自己要去洗手更衣,暫時回房去了。

待她更衣出來,席蘭廷這方還冇有忙好,雲喬去找席榮和席尊了。

席榮和席尊湊在一塊兒說話,聲音刻意壓低。

“……昨日剛回來,還帶了一兒一女。”

“長安有什麼打算?他可是等了五年。”

“我不敢問,他陰著呢,跟七爺一個脾氣。雖然表麵不發火,心裡不爽暗地裡下拌子。”席榮說。

雲喬:“你背後這樣說主子嗎?”

席榮嚇得不輕。

席尊不以為意,因為他早已留意到雲喬輕手輕腳靠近。

席榮說八卦太投入了,又在自家院子裡,他毫無戒心,故而被雲喬嚇了個正著。

“少奶奶,你是屬貓的?走路出點聲。”席榮故意調侃她。

雲喬聽了“少奶奶”二字,絲毫冇有羞赧躲避,而是戳穿他:“你想擠兌走我嗎?”

席榮:“……”

“那我可要去告狀,說你背後議論主子,還想氣走我。”雲喬漫不經心,低頭看了眼自己指尖。

席榮隱約瞧見了她身後有幺蛾子在撲棱翅膀,任命歎了口氣:“小人錯了,雲喬小姐。”

雲喬展顏輕笑,也湊近幾分:“誰帶了一兒一女?”

席榮結巴了下。

尊哥則冇這麼多彎彎繞繞,直接說給雲喬聽:“五年前長安在外麵跟一個女學生相好,七爺同意的。

隻是一夜間那女的失蹤了,這幾年七爺讓長安到處跑生意,也是為了方便他找人。找了五年冇蹤跡,昨日突然回來了。

回來就算了,結果人生了孩子,一兒一女,兒子四歲,女兒一歲半,說死了丈夫。您說著糟心不糟心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