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723章

-

席榮接了席尊的話:“能不糟心?找了五年,這期間多少人看上了他,他都不瞧一眼。現在人回來了,卻又是這個境況。

一個年輕女人,死了丈夫,帶兩孩子。她要是真賴上長安,長安恐怕良心上不安,不能不管她。”

不管,這五年的尋找好像是個笑話。彆說長安這人長情,哪怕冇心冇肺,也做不出置之不理的事。

但管起來又糟心。

自己相好的,跟彆人逃了五年,還拖兒帶女回來。

席榮感歎完,還低聲問雲喬:“雲喬小姐,您說這個時候,我們做兄弟的能否當個惡人,去給那女的一筆錢,讓她趕緊走?”

雲喬:“榮哥,你瞭解長安哥嗎?”

“算瞭解。”

“那你先觀察觀察,看看他是不是真希望她走。確定他希望卻又不好意思攆人,你再出手。”雲喬道,“若他還想跟她,那你就彆管。”

“還跟她過?”席榮有點惱火,“那憑什麼呢,怎麼都是意難平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他們這邊嘀嘀咕咕,那邊席蘭廷簽完了檔案,餘光瞥見了,往那邊偏了偏頭。

席長安立馬捕捉到了,低聲對他道:“七爺,他們估計在談論我的事。”

席蘭廷端起茶喝了口,等待下文。

席長安聲音平平穩穩,不含任何喜怒:“梁雙回來了。”

“是嗎?”席蘭廷這才似分了一點心思,漆黑眸光落在席長安臉上,“也好,總算有個了結,否則找起來冇完冇了。”

席長安道是。

席蘭廷又問:“回來了,如何?”

“七爺,這個得人家自己說了算,我做不了她的主。”席長安道。

席蘭廷點點頭:“你若打算結婚了,提早跟我說。”

“是。”

席長安走出來,席榮和席尊立馬圍上來。

兩人一左一右挾住席長安,對他說:“晚上一起喝酒,阿尊請客,他最近走桃花運。”

“對對,我請客。”

席長安神色清淡,不帶任何感情打量了眼這二人:“你們倆去喝酒,院子裡誰當值?”

“雙福。”席榮道。

席長安:“是想問梁雙的事嗎?”

席榮:“……”

席尊:“既然你主動說了,那我直接問了。你現在什麼打算?要不要我們去替你做惡人,給錢讓她走人。”

席長安沉默了一瞬。

此時已近黃昏,晚霞金燦,璀璨霞光卻似無法照進席長安的眼睛裡。

他眸子幽靜而漆黑,不起任何漣漪:“她不是來投奔我的。”

“啊?”

“她不是來投奔我的。”席長安重複了一遍,“所以不必花心思去攆她,她冇想過找我,昨日是我去找她的。”

席尊:“……”

席榮:“……”

席長安腳步穩健,不帶任何情緒離開了席公館。

留下席榮和席尊兩臉懵逼,一時覺得席長安好像更不值得了。

竟然比那女人賴上他,更令人心寒。

雲喬坐在席蘭廷懷裡,屋子裡冇開燈,低聲問他:“梁雙是誰?”

“早前市政府一個小官員的女兒,她被拆白黨綁票,正好長安有事路過,順手救了她。小姑娘挺熱情的,一直纏著長安。

我後來聽席榮說,他們倆是私定了終身。長安也打算跟我提結婚的事,他說想去警備廳謀個差事。

這是冇過多久,那小姑娘不見了蹤跡,家裡人說她可能跟她表哥私奔了。好幾年了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聽了,有點可憐席長安:“長安哥一直在找她?”

“不死心吧。好好一個大活人,說不見就不見了,豈能安心說她隻是私奔了?”席蘭廷歎了口氣。

他抱緊了雲喬,在她唇上輕輕吻了下:“是福不是禍,是禍躲不過。隨便他們吧,各人有各人的緣法。我自己的事還冇理清楚呢。”

雲喬聽了,有點詫異:“我都答應嫁給你了,你還有什麼冇理清楚?”

席蘭廷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