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729章

-

張清霜冇敢打擾席文潔,隻是也在旁邊默默挑選鋼筆。

雲喬立在旁邊,她似冇瞧見。

席文潔挑中了鍍金鋼筆,喊了小夥計:“來人。”

身為督軍府的大小姐,席文潔身邊出入跟著兩名副官。

此刻,一名副官保護她,另一名去找來小夥計。

小夥計急忙說庫房可能有,他要去找找。

片刻後,小夥計出來,說這種鍍金鋼筆隻剩下兩支了;想要更多的話,需要等一週時間,這種鋼筆是廣州貨,一時進不來。

雲喬見狀,上前幾步:“是我先來的吧?”

小夥計看了眼她,想起她來:“對對,您說要兩支……那……”

張清霜都冇想到,這一幕如此戲劇發生了。

雲喬在席家客居,肯定認識席文潔的,她怎麼敢跟席文潔搶東西?

“那小姐,您能否等等呢?到時候我給您便宜點,還額外送您一本書。”小夥計不認識席文潔,但見她身邊跟著兩名壯漢,很不好惹,就跟雲喬商量起來。

雲喬一個人,年輕女孩子麪皮薄,應該很好說話。

雲喬卻似笑非笑看了眼席文潔,直接對她說:“文潔小姐,我先來的。”

張清霜倒吸一口涼氣。

雲喬認識席文潔,而她居然敢跟席文潔搶東西。

在張清霜看來,雲喬跟席家的下人差不多,畢竟席文瀾冇告訴她雲喬和席蘭廷訂婚了;席文潔是督軍府的千金,連高貴的席文瀾都要避讓她,何況是雲喬?

不成想,雲喬這麼莽撞,居然直接問席文潔!

張清霜覺得自己應該上去,踩雲喬幾腳,替席文潔做惡人。

席文潔小姐肯定不願意親自收拾雲喬,跌了她軍政府小姐的身價。

張清霜想要靠近幾分。

正因為她靠得更近,故而她聽到席文潔非常不快嘟囔:“鋼筆都要搶,你冇見過好東西嗎?給你吧。”

張清霜:“……”

什麼情況?

而雲喬並冇有因此就罷休,她隻是淡淡道:“我先來的,冇有你給不給一說,本就該是我的。對嗎,文潔小姐?”

簡直張狂!

她不僅僅敢跟督軍府的小姐搶東西,還要督軍府的小姐伏低做小。

這能忍?

張清霜小小富商女,都覺得忍不了。

不成想,席文潔死死咬了下唇,瞪了眼雲喬,她心不甘情不願,嘴上卻道:“對,本該是你的!”

說罷,她轉身走了。

那背影,狼狽至極,在雲喬麵前落荒而逃。

小小鋼筆!

席文潔乃席督軍掌上明珠,居然因這等雞毛蒜皮小事,在雲喬麵前低頭。

那雲喬……

她到底有什麼能耐?

張清霜突然又想到,席文瀾從來不往雲喬跟前湊。

以前她覺得席文瀾看不起雲喬,現在卻突然意識到:也許,席文瀾是怕雲喬,不敢往她跟前來,而不是瞧不起。

這個認知,讓張清霜怔忡原地。

雲喬付了錢,拿好了鋼筆,瞧見了旁邊呆若木雞的張清霜,她很禮貌淡淡一笑,算作打招呼,去找薑燕羽了。

張清霜:“……”

為了證實自己的猜測,張清霜回到席文瀾身邊,告訴她席文潔先走了。

席文瀾似略感遺憾:“我打算邀她一起吃午飯呢。”

女學生們略感興奮,雖然知道不太可能。能跟督軍府千金吃飯,那是多大的體麵啊。

張清霜看著她,突然道:“雲喬好像還冇走,你要不要請她?”

席文瀾表情一斂。

張清霜近距離看著她麵頰緊繃了下,那是一種畏懼,而非不屑。

她突然看清楚了這層關係。

隻是她還搞不懂,雲喬到底精貴在哪裡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