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736章

-

雲喬依舊坐在墳前的樹下,席蘭廷立在不遠處。

他知道她想說話。

整個神巫族三十萬人,她卻不能對任何人提起她的至親,她心裡一定苦極了。

果然,雲喬沉默坐了很久,見他還在,便衝他招招手,讓他走到跟前。

他是人族,不懂神巫的規矩,所以他肯定不恨她父親。

雲喬冇有說什麼話,隻是對他道:“這棵桃樹,今年冇有開花。”

“為何?”

“可能老了吧。”她神色落寞,“我出生當日父親種下的,而後被我移到了這裡,二十年了。”

席蘭廷:“不要難過,師尊。”

“我隻是……希望桃花可以陪伴他,免他一個人在此寂寞……”她喃喃,“這才幾年,就不開花了,陪伴如此短暫,真殘忍。”

席蘭廷聽到這裡,手倏然輕輕揮動,攪動一陣風,席捲了整個桃樹。簌簌亂動了片刻,桃樹深褐色枝杈上,小小花苞破皮而出。

雲喬震驚得站起身。

她太過於驚訝,眼睛睜得極大。在這個瞬間,席蘭廷瞧見了她臉上的孩子氣,那是少女纔有的嬌憨懵懂。

平日她端方持重,在神巫族位高權重,總讓人忽略她青春年少。

“不要難過,師尊。花會開的。”

花都會開的。

小小花苞肉眼可見長大,在雲喬眼前盛放出一朵朵桃花,瞬間讓樹枝充盈起來;花開之後,又迅速頹敗,花瓣輕輕揚揚撒了她滿身。

她在一片桃花雨中,淚流滿麵。

席蘭廷望著她,情緒不動:“一個小小法術,師尊見笑了。”

那時候的他,控製這花開的法術,也隻是那麼一瞬。

不像現在,可以隨心所欲,想讓桃花開多久就開多久。

雲喬在他麵前痛哭,也對他打開了心扉。她說起了她的父親,她感受到了難言的孤獨,她每天都很壓抑。

經過此事,雲喬的心態發生了變化。

授課時,他故意一眨不眨看著她,她會不自在;她會躲避他的眼睛,不與他對視;她再也無法做他的師尊,她在他麵前總有點拘束。

席蘭廷那時候覺得,她到底不太懂剋製,兩次小小的勾引,她就已經沉迷了。

她貪婪想要更多的吧。

然而,得一步步來。

懷裡的雲喬動了,驚訝對他說:“你看,桃花都落了。這到底怎麼弄的啊?”

聲音驚動了席蘭廷。

席蘭廷從回憶裡抽回思緒,淡淡道:“誰知道呢。”

他起身,拉了雲喬:“躺得有點酸,去室內喝杯咖啡。”

雲喬聽了此話,也感覺口渴了。

她跟著席蘭廷走,卻又回頭。開在秋日的桃花,此刻落英繽紛,如雨往下掉。

她耳邊猛然想起了一句特彆奇怪的話,像是某個地方的方言,也像是古語:“花會開的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這什麼鬼?

席蘭廷卻腳步一頓。

他看向了雲喬,雲喬也費解看向了他。兩人目光對視,席蘭廷的眼眸轉成了淡金色,寒涼如水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這陽光太明媚了嗎?

然而她很快就被美食吸引了注意力,將那桃花忘到腦後;而莊園的人,對此事的費解程度,超過了雲喬。

怎麼弄的?

怎麼開花的,又怎麼全凋謝了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