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74章

-

四樓是一方小天地。

它有個偌大舞台,坐著白俄人樂隊;最漂亮的歌女,此刻正在登台演唱。

舞台之下,一共六張圓桌。

有兩張圓桌坐了人。

雲喬和席蘭廷選了臨窗的,可以俯瞰整條街道。

正值晚上八點,人流如織、車水馬龍。隔著玻璃窗,聽不見街上喧嘩,但繁華熱鬨可以窺見。

侍者給他們端了酒水。

席蘭廷麵前是一杯洋酒,而雲喬跟前是一個高腳杯,裡麵裝著甜絲絲度數不高的紅葡萄酒。

“你酒量如何?”席蘭廷問雲喬。

雲喬:“白酒能喝三兩,洋酒喝得不多,冇計算過。”

“三兩白酒,不錯了。”他笑了笑,把自己麵前那杯威士忌遞給她,換走了她的紅葡萄酒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席蘭廷端起來,抿了一口,唇色被酒染得透亮。

“看什麼?七叔是病人,喝不了烈酒。”席蘭廷理所當然,“以後,要養生了。”

雲喬對他如此自覺,有點不太理解:“七叔受了什麼刺激?”

“就是那些西藥,越吃越頻繁,效果越來越微弱。”他道,“再吃下去,真跟糖豆無疑。還不如自己注意幾分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他們倆一邊喝酒,一邊閒聊。

雲喬自當隻是出來消遣,故而一邊慢慢飲酒,一邊看台上歌舞。

卻在此時,兩位女郎端了牌,朝他們走過來。

對方說英語。

女郎都是混血兒,一位黑頭髮、湖藍色眼珠子,肌膚微黑緊緻,一雙圓潤小臉,十分可愛;另一位紅髮、黑眼睛,皮膚蒼白,笑容很淺。

她們倆都冇戴麵具,是這地方服侍的。

雲喬學英文還冇有到能聽懂地步,隻見席蘭廷與兩位女郎閒談。

他問雲喬:“打牌,會嗎?”

雲喬點點頭。

她以前在香港學過打西洋牌。她這個人記憶力超群,學了幾次就打得很好。

“會就好。”席蘭廷說,“發牌吧。”

雲喬稀裡糊塗的,陪著七叔和兩位女郎打了大半夜的牌。

他們說英文,一開始她幾乎聽不太懂。可她到底學了半年,一肚子書麵知識,慢慢就能和言語對上,偶然能聽懂幾句簡單的。

直到晚上十一點,四樓客人越來越多,呼朋引伴很是吵鬨,席蘭廷才放下牌。

他低聲問雲喬:“這兩位,你喜歡哪個?”

雲喬被問得莫名其妙,還是回答了他:“藍眼睛那個。”

席蘭廷就衝藍眼睛那位招招手。

他從懷裡掏出自己的名牌,遞了過去。藍眼睛的女孩子約莫二十出頭,比雲喬大幾歲,但性格活潑。

她非常激動,再三向席蘭廷道謝,整個人都很雀躍歡喜。

她又擁抱雲喬。

“下週一見。”她如此道。

這句雲喬聽懂了。

席蘭廷頷首。

出了電梯,她和席蘭廷走到了外麵,呼吸微暖的空氣,雲喬才問:“方纔那女郎說下週一見,是嗎?”

“嗯。”

“下週一我們還要來打牌?”雲喬又問。

席蘭廷有點疲倦,不經意打了個哈欠。他用手擋了擋,回頭纔對雲喬道:“不,她下週一是要見你。

你不是一直學英文嗎?我瞧你看英文小說很流暢。你基礎打得不錯,應該請個老師,教你如何說話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這正是她想做的,卻因為種種原因,她拖延著冇做。

七叔卻替她做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