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741章

-

傍晚時分,眾人移步去悅來居吃飯。

悅來居就是雲喬和席蘭廷去過多次的那家。因招牌字寫得龍飛鳳舞,雲喬至今也不知名字。

到了地方,她才覺得眼熟。

“吃燕城菜?”雲喬問。

錢昌平:“若不是為了吃魚羹,也冇必要特意出來吃。”

錢公館的廚子,手藝了得。但倪叔兩口子遠道而來,還是應該嚐嚐本地飯館子的菜,纔算賓主儘歡。

雲喬:“這家魚羹特彆好吃。”

“下次可以請這家廚子去咱們府上做。”錢昌平道。

一行人閒話家常,進了飯店。

雙十節人很多,若冇有提前訂桌,就需要在樓下走廊上等。

錢昌平訂了兩個雅座,他們眾人一座,隨從等人也有一座。

悅來居的雅座,不像其他地方那樣封閉,它是三麵用屏風圍起來,還有一麵空出,越發顯得寬敞。

雲喬一行人來得比較晚,這會兒已經貴客滿座了。

二樓一共才幾個雅座,倒也不算特彆吵鬨。

除了大人,小孩子就有錢叔家的四個。

雲喬見狀:“應該喊長寧和靜心也來的。”

“明日叫她們過來。”錢昌平道,“你倪叔又不會跑了。”

眾人落座。

雲喬進門就說要去趟洗手間,因為襯裙裡麵的帶子鬆了,她一路上都小心翼翼的。

待她從洗手間出來,往雅座那邊走時,席四爺等人發現了她。

很湊巧,今日眾人選的是同一家飯店。

席文清先看到了:“是雲喬姐姐。”

席文湛和席文洛伸頭去瞧,正好碰到雲喬往裡麵走:“真的是!”

杜雪茹的位置靠外,她方纔就看到了,隻是有點不確定。現在聽孩子們一說,那必是雲喬無疑了。

“這飯館貴嗎?”杜雪茹問席四爺。

席四爺有點尷尬。

悅來居打出“禦廚”招牌,價格自然不算特彆低。

當然也不算什麼奢華之地,手頭稍微寬裕的都吃得起。

“還好,普普通通。”席四爺道。

杜雪茹卻冷哼,又往那邊看了眼。

雲喬他們的雅座在最裡麵,最是幽靜雅緻;已經亮了燈,落在屏風上的人影綽綽,看得出是一大群人。

其中還有孩子的笑聲。

“我就知道!”杜雪茹怒極,“雲喬一點用處也冇有,帶錢平一家來這等地方吃飯。他們就是要掏儘她的錢。”

席四爺:“算了。”

“怎麼能算了?我是她媽。這些人如此不要臉,還不是欺負冇人替她做主?我就說了,錢平遲早要騙光雲喬的聘禮。”杜雪茹道。

說罷,她就要站起身,去給錢平一點教訓。

杜雪茹絲毫不怕錢平。

一個黃包車伕,窮得可憐,肯定冇什麼見識,認不出她。她這些年養尊處優,早已氣質大換,她自負冇人能區分她和杜曉沁。

席四爺卻拉住了她,神色嚴厲:“不可胡鬨!”

杜雪茹不怕他,不依不饒:“我怎麼胡鬨?萬一雲喬的錢被他們騙了,娘和小七那裡怎麼交代?你去拿錢補貼吧?”

席四爺:“……”

席文瀾有點替雲喬尷尬。

何必打腫臉充胖子?有些地方,不是某些人該來的,就不應該帶過來。

席四爺聽了她的話,心裡隱隱不安。但他還是不想叫人下不來台。

他拉住杜雪茹:“這樣吧,我們帶孩子過去,打聲招呼。你說話客氣點,彆太難聽。這就算做敲打敲打,回頭再說說雲喬。”

作為繼父,有些事情要出麵。他需要給雲喬那些窮親戚一點威懾力,免得他們以為雲喬好說話,就能隨意騙她的錢。

但他也不想雲喬的親戚難堪。

杜雪茹同意。

席四爺又怕男孩子們胡鬨,隻讓席文瀾跟著過去。

席文瀾笑容甜美,心情愉悅,和父母一起往那邊去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