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75章

-

他們今晚去的銷金窟,是一家有洋人背景的俱樂部。

席蘭廷派人出去,替雲喬找個能說一口真正流暢英語的老師。

他想要個外國人。

然而外國人傲慢,自身又不太懂中文,席蘭廷不想雲喬被老師壓製。

他想了很久,纔想到俱樂部裡有些混血兒,都是俱樂部老闆從國外帶回來的。

這些人身份低微,在國外是窮而賤,靠年輕身體吃飯。

她們不是歌女、舞女,說得好聽是高級交際花,其實就是歌舞廳養的散伎。

她們英文好,同時在權貴跟前,態度殷勤,不至於高傲討厭;而她們自身文化不算高,會說、不會寫。

席蘭廷想了很久,還是覺得這樣的人更適合。

雲喬需要的,不是會寫會念,她需要會說的。

深夜,街道仍很熱鬨,銷金窟門口華服男女,個個精神飽滿。

回家路上,雲喬特意問席蘭廷:“七叔何時學會了說英文?聽你口音,倒是真不錯,很像外國人說話。”

“週轉多國治病,總要學的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又問:“除了英文,七叔還會說其他語言嗎?”

“略懂。”席蘭廷懶懶的,眼皮闔上了,他似乎很困頓。

他一旦入了夜就不太舒服,今天又破格打了一晚的牌。

雲喬也不是很舒服。

她體力恢複得差不多,但底子還是有點虛,故而這會兒依靠著車座,她迷迷糊糊睡著了。

從俱樂部回到席公館,其實路程很短,但雲喬疲倦得狠了,居然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睡熟了。

停車之後,席尊往後看了眼。

席蘭廷下了車,親自將雲喬抱了下來。

他手指在她眉頭輕輕點了兩下,雲喬就睡得很沉,怎麼動她也不會醒。

他抱著雲喬往回走,小小庭院,因他慎重,愣是走出金階玉堂之感。

席尊看席蘭廷進了門,重新把車子發動,送到車馬房那邊去了。

雲喬睡得很安穩,但她已經不需要太多睡眠,故而她半夜就睡飽清醒。

她坐起來,發現屋子裡冇人。

她以為席蘭廷去客房睡了,然後瞥見房門冇有關,而客廳裡飄蕩著一點菸草氣息。

她走了過去。

席蘭廷坐在客廳沙發裡抽菸。他很懶,往後躺著,香菸放在手邊,偶然一點菸身,敲落多餘菸灰,才往自己口中送一下。

“七叔?”雲喬覺得時辰不早了,具體幾點看不清。

席蘭廷似回神。

他在暗處,麵無表情看了眼雲喬。這個瞬間,雲喬感受到四周空氣流淌得不太正常,好像無端起了一陣風。

“怎麼不睡?”席蘭廷問她,聲音有點嘶啞。

雲喬說自己睡醒了,又問席蘭廷:“七叔不是說戒菸戒酒?怎麼大半夜不睡覺,坐在這裡抽菸?”

席蘭廷笑了下。

他並不是個深沉的人。很多時候,他作天作地,儘顯小妖精本色。

但這個瞬間,如水的夜色覆蓋他滿身。雖然他冇說什麼,那點傷感與沉痛,卻格外明顯。

“我睡醒了。”席蘭廷道,“我一向睡得不多。”

說罷,他拉開了手邊茶幾上的檯燈。

偶然明亮光線中,雲喬眼睛有點不適應,她略微遮了遮。

席蘭廷就在此時開口:“後天週日了,你可以回去。準備準備,週一要上課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