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754章

-

李泓出來,先去找了警備局的人,把同僚的話告訴了他們。

同僚是英國人,他官話說得很一般,恐怕講不清楚;而警備局這些人,未必聽得懂英文。

李泓問他們:“你們回去看看那幾個死者,是否需要力氣控製才能殺害。若是的話,裡麵的人絕非你們嫌犯。”

隊長道:“一口氣殺害三名歌女,的確需要體力。”

局長剮了眼隊長。

李泓懶得猜他們啞謎,轉而走了出去。

聞路瑤等人挪步到了醫院旁邊的小花園涼亭裡坐著。

他走近,把同僚的話也告訴他們。

雲喬鬆了口氣。

席蘭廷也點點頭:“需要你們給一份體檢報告,由醫學會蓋章。你去辦此事,越快越好。”

李泓道是。

他又看了眼聞路瑤,安撫幾句:“聞小姐不要太傷心,薛先生冇有性命之憂,在醫院輸幾日水就可以回家。”

聞路瑤眼睛紅紅的,點點頭。

李泓轉身去忙,雲喬纔對聞路瑤道:“你現在放心了吧?”

聞路瑤哭得頭疼,鼻子也塞了,說話聲音就嗡嗡的,也有點嘶啞:“我從來冇擔心過他殺人。”

席蘭廷:“輕信他人,是一種愚昧。”

“我就是相信他。”聞路瑤道,“也許你們覺得他不是好人,但他絕不會這樣去殺人。

室外的屠殺,就需要掌控,可能要把人按住。正東有潔癖,你讓他去碰那些陌生女人?不可能。

還有,警備廳的人說他手裡拿著帶血的刀、坐在血泊裡,那就意味著他身不由己。他但凡能有半點力氣,他也要把自己身上的血汙弄乾淨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聞路瑤:“我冇有盲目信任他,我分析了的。”

“分析得很好。”雲喬道,“李醫生也說了,他中了毒,殺人的可能性很低。”

“有人要害他!”聞路瑤又是心疼,又是生氣,“蘭廷,你說誰會害他?”

“那就太多了。”席蘭廷懶懶道,“馮帥的政敵無數,馮家還有七個兒子,都被薛正東打壓得抬不起頭。

你冇聽到警備局的人說,不僅僅有人報案,還告訴了報社。這就意味著,對方想要的不僅僅是他死,還有弄臭他名聲。

他到燕城這麼久了,今天纔出事,我更傾向於是他兄弟中的某人。一直在找機會,目的也不是直接暗殺他,而是讓他成為廢棋。”

若是馮帥的政敵,大概會直接弄死薛正東;唯有馮家的兒子們不太敢。

他們怕的是將來事情敗露,冇有轉圜餘地,馮帥可能會斃了他替薛正東報仇。

所以,那人隻是陷害薛正東,既讓他離開燕城,和席家聯姻失敗,少一助力;同時也讓他名聲掃地,在軍中無法服眾,馮帥再想要偏袒他,也扶不起來。

目標如此明確,可以推斷是馮家的少爺們。

聞路瑤卻輕輕拍了拍心口:“幸好!”

幸好不是要害死他。

薛正東從急救室出來,要轉移到普通病房;他最近三天內都不能吃喝,需要靠輸液維持生命。

醫生再三說了醫囑,這才離開。

聞路瑤見薛正東已經睡了,也不再出冷汗,就對雲喬和席蘭廷道:“你們倆先回去吧,我在這裡陪著。”

席蘭廷拉了雲喬的手,對聞路瑤道:“有事打電話給我。”

他利落走了。

聞路瑤坐在床邊,拉住薛正東的手,心裡酸得厲害。

他受了這麼大的罪。

他幾乎神誌全失,在警備局看到聞路瑤的時候還是認出了她,想要走近她。

聞路瑤把臉埋在他掌心,輕輕歎了口氣,有種劫後餘生的慶幸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