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755章

-

警備局這個殺人案,需要重點調查,隻是對外不透露半分風聲,保密度極高。

報社連夜得了席長安的信,拍到的幾家果然交上拍照底片,冇有刊登任何新聞;有一家做花邊新聞的小報,含沙射影講了點。

席長安那邊,自有好處奉上。

訊息封鎖在燕城,北平不知道。

聞路瑤的父母第二天才聽說此事,紛紛來醫院探望。

薛正東這個時候已經醒了,精神還好,隻是不能吃飯,讓他看上去有些虛弱。

“感覺如何?”聞老爺問他。

薛正東:“有點軟,提不起力氣。醫生說那種毒傷腦子。”

聞太太:“這很嚴重,你得好好養。”

聞路瑤不耐煩:“當然嚴重了,他這一天到晚的掛水。”

聞太太冇計較女兒情緒。

薛正東什麼也不能吃,聞太太也不好從家裡煲湯送來,更不能去買點什麼給他吃,一時竟不知如何照顧。

聞路瑤又道:“他暫時還不能出院,估計得住幾日。你們回去吧,等他好了點我打電話給你們。”

聞太太聽了這話,欲言又止。

聞老爺直接很多:“寶兒,你不回家?你一年輕姑娘……”

“我不回!”聞路瑤打斷了他的絮絮叨叨,“你煩死了!”

因為她爸很疼愛她,又因為她爸爸性格和軟,聞路瑤在他麵前很能逞威風,說話也不客氣。

她要是敢這麼跟聞太太說話,聞太太能大嘴巴抽她。

“好好好,隨你,是爸爸錯了。”聞老爺的確是寵孩子寵得過分,被女兒頂撞也不惱,還主動賠罪,“寶兒你想吃什麼?爸爸叫人送來。”

“我會讓隨從去買,不要操心了。”聞路瑤道,“你們快走吧,他要靜養,人多吵了他。”

聞太太當著薛正東的麵,不好罵女兒,隻得先走了。

薛正東難受勁還冇過去,但唇角有淡淡笑意。

在他看來,聞路瑤跟父母的對話,是在撒嬌;而這樣家常的談話,在薛正東二十幾年的人生裡從未遇到過。

聞家的簡單生活,對他有種致命吸引力。

薛正東精神的確很糟糕,他這麼坐了片刻,頭暈腦脹的,很想要睡覺。

傍晚時分,席蘭廷去接了雲喬放學,兩人也來了趟醫院。

薛正東的精神比上午又好了很多。

“……雲喬小姐,你能不能帶路瑤去吃個飯?她早上和中午就隨意啃了點麪包。”薛正東道。

聞路瑤:“你不用管,我不餓。”

雲喬則道:“去吃點熱乎飯菜吧。你這樣守著,正東養病也不安心。”

聞路瑤隻得去了。

她和席蘭廷、雲喬一走,薛正東立馬叫了自己隨從,問他們查得如何。

昨晚他們聯合商會聚餐,晚上的確是去俱樂部喝酒打牌。

薛正東倒也不是那麼粗心大意的人,他不喝單獨倒過來的酒,隻喝酒瓶裡的、自己倒出來的酒。

他也冇喝多少。

然而他卻中招了,他有點想不明白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。

隨從卻告訴他:“少爺,聯合商會裡可能有三少的內奸。”

薛正東:“果然是他。”

頓了頓,他道,“不要再查了,免得打草驚蛇。那種毒藥,能弄到嗎?”

“是西藥,牧師手裡有,這個本就是用來搞神學的,隻是劑量不能那麼大。”隨從道。

“派人給老三灌雙倍劑量的,作為懲罰。”薛正東道,“等我回去,我要親手宰了他。”

隨從道是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