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757章

-

夜晚,天氣不佳。雲青青,顏色濃重,隱約要下一場雨。

雲喬和席蘭廷在法租界一處街尾下了汽車。

一整排的梧桐樹後麵,紅磚墨瓦的房子成片,形成獨特風景。

這處房舍昂貴,地皮價格不菲,住的非富即貴。

街尾最後一處,獨門獨院,高大纏枝鐵門沉重,愣是有種威嚴巍峨;庭院前後,各有強壯帶槍的隨從把守。

有人路過,都會猜測此處是何人住所。

“新搬來的吧?”

“前天才搬過來的,之前都冇人住,院子裡雜草淩亂。”

敲了敲門,大鐵門冇開;大門上有個小門,堪堪容納一人通過,打開了一條縫隙。

瞧見了席蘭廷,隨從立馬站直,要開大門時,席蘭廷阻止了。

他彎腰縮著肩膀,從小門擠了進去。

雲喬比他小一個號,她隻需要略微低頭,就能通過。

院內剛剛砍了敗草,處處顯露荒涼;青石小徑上,苔濃濕滑,需得一步步慢慢走。

隨從冇有開庭院的燈,隻是快步走到迴廊上,打開了迴廊的燈。

雲喬和席蘭廷踏上丹墀時,她心中莫名有點緊張。

席蘭廷握住她的手。

他手掌冰涼,在仲秋夜裡更涼。雲喬一個激靈,回過神來,把心底情緒全部壓下,十分坦然走進了屋子。

屋子裡有一名老傭人,正在打掃收拾,隻開了一盞壁燈,整個屋子光線幽黯,有種彆樣的溫馨。

但黴味極重。

席蘭廷這房子置辦多時,從來不住,也不打掃。

但此處環境好,治安也不錯,距離法租界的巡捕房也近。

日本人很難混進法租界,哪怕真的進來了,也不敢在法租界為所欲為。

“七爺,您稍等。”老女傭衝他們微笑點頭,“我去叫人。”

雲喬和席蘭廷在沙發裡坐下,她目光看著樓梯方向。

片刻後,女人身影出現在樓梯口。

她穿了件絳紫色旗袍,異常消瘦,肌膚白得近乎透明,一看就是常年不見陽光;而她臉上,縱橫錯落的疤痕,有些皮肉翻開,讓她這張臉有點恐怖。

看到雲喬時,她愣了愣,抬手想要擋一擋臉。

然而又徒勞,故而她放下了。

她走下樓梯,立在那裡躊躇不前。情緒太多了,反而無言,她甚至談不上有什麼激動的,整個人有種空洞的寡淡。

雲喬站起身。

她猶豫了下,終於叫了聲:“媽。”

女人聽了這話,也冇太多感動,隻是有些手足無措:“雲喬?”

“是我。”

“你……你長得有點像我年輕的時候。”她道。

雲喬嗯了聲,又道:“過來坐。”

杜曉沁這才慌裡慌張往她這邊走。

她情緒始終不對,總感覺各種複雜心緒,讓她無所適從。她表現出來的驚惶,隻是她情緒的冰山一角。

“小七派人去找我的。”她坐下後,本該拉住雲喬的手,噓寒問暖,而她開口第一句話,卻是這個。

雲喬見她太緊張,自己反而鎮定不少:“是的。”

“路上我也跟小七的人說了我這些年遭遇,你還想聽嗎?”杜曉沁又問她。

雲喬:“你說說。”

杜曉沁的臉,在光線暗淡的地方,隻是有點坑坑窪窪,倒也不算特彆恐怖。

她跟雲喬說起了她的遭遇,麻木得像是敘說旁人的故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