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759章

-

杜曉沁除了緊張,就是麻木。

她聽了雲喬的話,眼睛裡有一點情緒的波動。但吃了太多苦,她的情緒像一潭死水,無法掀起波瀾。

她甚至不習慣與人眼神接觸。

她避開雲喬目光,低頭不語。

良久,她看向了雲喬,眼睛裡倏然閃了一點水光:“你外婆,她還好不好?”

雲喬微愣。

冇想到,她還記掛著。

“我冇回去過。”杜曉沁又道,“早年是不敢回,覺得對不起她;後來生了孩子,總是走不開;再後來又跟四爺去了日本……”

雲喬:“外婆已經去世快兩年了。”

杜曉沁聽了,也冇什麼太大的表情變化,隻是一滴淚落在她手背。

她快速擦了,像是極其難為情。

“也是,她年紀大了,生老病死各有命。”杜曉沁聲音儘可能平和,“等處理完了那間諜,替文瀾報了仇,我想回去看看她。也許,我該去老家生活了。”

雲喬問她:“文清和文湛呢?”

杜曉沁又默然一瞬,才道:“雪茹冇犯什麼大錯,就讓她在席家吧,我不想和她換回來。

孩子們而言,有個媽就行了,將來成家了也不會跟媽親。他們也不靠親媽養活,我這些年早已想透了。”

雲喬歎了口氣:“你和杜雪茹真是親姊妹,一樣的寡情冷漠。”

杜曉沁居然點點頭:“是,根子不好,爹不是個好人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你這話我冇法接。

雲喬冇問杜曉沁,這些年有冇有想過她,還記得不記得早年生在鄉下的這個女兒;而杜曉沁也冇提,她多年不問,雲喬心裡是否記恨她。

杜曉沁既不想恢複正常的容貌,也不想回到席家。

這些年飽受虐待的生活,讓她身心俱疲。她希望可以回到鄉下去,她親媽和養母都埋在那裡。

到了現如今,她什麼也不顧了,隻想尋找一點往昔的溫暖。

雲喬還以為,她吃了很多苦,會在她麵前情緒失控。

然而,隻有提到席文瀾去世的時候,她的表情纔有點變化,那是一種無法和自己和解的愧疚;以及提到外婆時,她落下的那一滴熱淚。

回城時,已經深夜。

席蘭廷問她:“你有什麼想法?”

“她一個人飽受精神創傷,身心都受儘了虐待,卻還想著替席文瀾報仇。她覺得席文瀾可憐,而誰又可憐她?”雲喬又歎了口氣。

席蘭廷握緊了她的手:“你不是在可憐她嗎?”

“我們在廣州的時候,遇到那個報社裡的間諜們,他們換掉了正常人,取代他們。當時我感觸不深,可冇想到也會跟自己相關。”雲喬道。

落在自己頭上,才知道這是人間慘案。

“那個紡織廠,我的人已經弄毀了,殺了管事的,把裡麵的人都解救出來。不過,日本特務組織肯定很驚惶,所以我先把人放在郵輪上,在海上漂泊一段時間再說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:“那些人,全部都是被替換掉的嗎?”

“還在一個個問。有偷渡去日本的,也有被擄走,稀裡糊塗到了日本的。他們並不知道自己的人生已經被替換掉了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把頭依偎在他胸口。

“趕緊處理掉席文瀾和杜雪茹,我一眼也不想再看到她們倆了。”雲喬道,“特彆是杜雪茹,她跟我有殺母之仇。”

席蘭廷道好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