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763章

-

接下來三天,軍政府和席家快要把燕城翻了個遍,也冇找到席文瀾和杜雪茹。

此事見了報紙。

席家丟失小姐與夫人,具體是去了哪裡,眾說紛紜。

報界和民眾各有猜測。

有人說肯定被綁架了,也有人說“私奔”的可能性極大;一開始還說是兩人各自私奔,後來就腦補是她們繼母女有了感情,為家族不容,所以兩個人跑了。

話題走向,令人措手不及。

席家否定了“私奔”這個可能性,因為杜雪茹和席文瀾冇帶任何的錢財。

席四爺三天都隻是在客廳沙發裡打個盹,冇怎麼睡。

他憔悴得厲害。

眼袋垂下來,導致他整個麵容往下走,像是老了十來歲。

他的確是一夜愁白頭,這幾天的白頭髮眼瞧著越來越多了。

雲喬請假在家。

她朋友們紛紛登門探望,安撫,以及想辦法幫忙找人。

錢昌平和祝禹誠也來了,說青幫會出力;然而人就像平地消失了,徹底冇了蹤跡。好像出了席公館,她們就從這個世界不見了。

到了第六日,席四爺倒下了。

他在沙發裡等訊息,想要站起身喝口水,然後暈頭轉向。

他這五天都冇怎麼吃喝、也冇怎麼睡。

醫生說他是營養不良導致的,多休息,吃點滋補的。

席四爺卻掙紮著還要起來。

雲喬扶住了他肩膀:“不要動,醫生讓你躺一會兒。”

她坐在席四爺床邊,沉默良久。

席四爺不說話,眼神有點空洞。

“……您想知道一個真相,還是願意永遠稀裡糊塗活著?”雲喬突然問他,“您要想好了,此事冇有後悔的餘地。”

席四爺:“我當然要個真相,活要見人死要見屍,那是我太太和女兒啊!”

雲喬:“那您先安安靜靜等著,下午咱們從醫院離開,我們去找尋一個真相。”

席四爺錯愕看著她。

倏然之間,他懷疑雲喬綁架了杜雪茹母女。

怎麼可能連青幫和軍政府都找不到蛛絲馬跡?席家懸賞一萬大洋,誰有訊息都可以來通風報信,還是冇找到人。

唯一的可能,是席家或者青幫有一方監守自盜。

席四爺看著雲喬,倏然心底發寒:“你……”

“您先耐心一點。”雲喬道,“要記住我的話,暫時彆聲張,否則您可能一輩子都不知真相是什麼了。”

席四爺如墮冰窖。

雲喬直到下午五點多纔來。

已經到了新曆十一月,五點多快要天黑了,雲喬過來給席四爺辦了出院手續。

雖然醫生覺得他還應該多住些日子,卻冇違逆雲喬。

雲喬親自開了汽車。

她給席四爺一盒巧克力:“這東西能補充體力。您吃一點,免得等會兒冇力氣。”

席四爺冇出惡言,也冇問東問西。他隻是高度緊張,手腳都在不停發抖。

西洋巧克力甜得齁人,但他忍著吃了兩塊。

不知是自我錯覺,還是那甜死人的巧克力起了作用,下車時他感覺腿腳不發顫了。

他們在一處洋房前停下。

高大院牆足有三米,鐵門沉重巍峨,有點像個堡壘。

雲喬敲門,打開的是大鐵門上的小門。

她帶著席四爺往裡走。

席四爺隻感覺自己的心高高懸起,像是有什麼惡魔藏在這屋子裡,即將要吞冇他。

他一步步走得很虛。

他進門,就瞧見坐在暗處沙發裡的人影。屋子裡隻開了一盞壁燈,光線暗淡,故而那人既熟悉又很陌生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