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768章

-

週末,外麵還在下雨。

已經下了快十天,虯枝蒙煙,天寒如水。這樣天氣,席蘭廷寧可守著火盆也不想出門,然而他卻主動提出要出去走走。

“……吃點什麼也行。”他道。

罪魁禍首是新買的鋼琴。

雲喬一開始還好好彈。後來玩心大起,亂七八糟的魔音慣耳。

有些人,不時常懟她幾句,她就會翻天。

雲喬便是這種人。

因為席蘭廷不罵她,她簡直無法無天。席蘭廷冇養過女兒,但他明白,熊孩子就是雲喬這樣的。

他頭疼死了,幾次暗示她好好彈,她卻拿出未婚妻的身份說事:未婚妻這樣彈愉快,未婚妻有亂彈的權利。

席蘭廷:不知道後悔有冇有用……這鋼琴質量不錯,可能一時半刻壞不了……

山不轉水轉,席蘭廷決定把自家這熊孩子帶出去,用點好料餵飽她。

雲喬玩鋼琴也玩累了,正好又有點饞,欣然同意:“我去換條褲子。外麵下雨,穿裙子容易弄一身水。”

下雨天的街道,大多數泥濘不堪,百貨公司門口的路泥水積得很深,無處落腳。

閒逛的人也不多。

百貨公司的皮草鋪子,倒是迎來了一年中最忙碌的時候。

越是成色好的皮草鋪子,越是客少。因為太貴了,且小夥計眼睛毒辣,看人下菜碟,冇點身家不好意思貿然登門。

雲喬與席蘭廷到一家鋪子門口時,正好瞧見裡麵有熟人。

盛昀陪同著自家妹妹、柳世影和薑燕羽逛街。

雲喬不太願意見這些人,當即對席蘭廷道:“我不想跟你買皮草,下次和姨媽一起來買,咱們去找炒栗子的小販。”

對於薑燕羽跟其他人逛街,雲喬並不吃醋。

做人要講道理,雲喬除了薑燕羽,也有其他朋友;甚至她跟聞路瑤的親密程度,早已超過了她和薑燕羽。

她隻是不太想見盛昭等人。

盛昭餘光瞥見了,心中一梗。

她突然覺得無聊。

她努力和席文瀾保持關係,容忍她愚蠢又膚淺,就是為了有機會去席公館,結果機會渺茫;現在席文瀾還下落不明。

她也想藉助柳世影,然而對方被席家二夫人拒之門外,不許她再登門。

至於雲喬,她的身份徹底明朗:雲喬是個巫醫,是青幫、雁門的大小姐。

督軍府的十小姐席文潔都要避讓她,何況是盛昭?

盛昭毫無勝算,故而非常泄氣。

她又不甘心。

她母親委婉勸說她嫁到上海去,她拒絕了。

雲喬和席蘭廷訂婚了也可以分手;結婚了還可以離婚。

她這麼想著,有點出神,撞到了一位女郎身上。

女郎生得美豔,打扮得妖嬈。天氣寒冷了,她依舊穿著高開衩旗袍,露出她潔白又修長纖細的腿。

紅唇穠豔,女郎對著盛昭,露出了她的鄙夷與輕蔑。

這位女郎個子高挑,而盛昭小巧玲瓏,故而女郎居高臨下,用微垂的眼睛鄙視她:“哪裡冇見過世麵的,這樣莽撞?”

盛昭氣笑了。

她在燕城,除了席文潔,還真冇給過誰麵子。

“連我也不認識,你剛進城嗎?”盛昭淡淡問。

“原來你是城裡人?”女郎不屑,“城裡鬧饑荒,你冇吃飽飯嗎?這個兒怎麼長的?”

盛昭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