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769章

-

盛昭從未感覺自己矮。

她家裡從上到下都捧著她,包括族人也都以誇她為主。

她中等個子,在燕城女孩子中絕非矮小,至少能過平均身高了。

但眼前這女郎,眼瞧著都能有個一米七,加上她穿高跟鞋,一下子比盛昭高一個節,氣勢上很壓迫人。

盛昭火冒三丈。

其他事她可以不介意,唯獨身高這事說不得,因為席蘭廷曾經也拿此事攻訐她。

她如此深情待他,他卻說她矮,穿了皮草像個老鼠精。

盛昭後退兩步,喊自己的隨從:“來人。”

這一聲,把陪同她的人、隨從甚至店裡小夥計都招惹了過來。

盛昭神色不善,對隨從道:“她對我出言不遜,掌嘴!”

“你敢。”女郎冷冷睥睨她,“你不打聽打聽我是誰。”

柳世影認識她,當即嘲諷:“你是誰?不就是個賣場的臭表子?你恐怕不知道這位是誰。這是盛師長家的千金。”

女郎是玉容,她是祝傢俱樂部的當紅歌星,是一棵搖錢樹。

因她值錢,所以祝家捧著她,祝大少和二少對她也客客氣氣,甚至出入跟隨著兩名青幫打手。

這讓玉容飄飄然。

外人知道這是青幫的狗,自然不會多得罪她。

這讓她產生一種自己很重要的錯覺,殊不知她就是一隻花瓶,擺放著也許價值連城,一旦稍有磨損,就一文不值。

玉容本就愛逢高踩低,她已經輕飄到不把絕大多數人放在眼裡。

故而當她知道眼前這群人是盛師長家的,她依舊冷傲:“盛師長的千金?那你要當心了,改日我跟你爸爸喝酒,可是要當麵告狀。”

“嘴巴放乾淨點。”盛二少冷冷道。

玉容依舊不以為意:“喝酒怎麼了?像你這樣的,還冇資格跟我喝酒。”

盛昀給隨從使了個眼色。

隨從會意,上前要抓住玉容胳膊,把她扔出去。

隻是玉容的隨從更警惕,已經往前挪了一步,站到了玉容麵前。

“盛二少,冷靜。”玉容的隨從之一,是個年輕人,看上去約莫十五六歲,居然有點孩子相。

他生得高,但一臉絨毛未褪,的確是個不怎麼大的孩子。

這孩子眼神狂,帶著幾分天不怕地不怕的瘋勁兒,看向盛昀時候,挑釁十足。

盛昀很少碰到敢如此不知天高地厚的,立馬想要扇他個耳光。

幾人就此打了起來。

盛昭等人退後,小夥計急死了。

柳世影還以為能嚇住他們,不成想對方這麼橫。

現在這世道,青幫的歌女都敢在軍政府師長家的少爺、小姐跟前放肆,簡直世風日下。

“不要打了,諸位貴客冷靜啊。”小夥計和老闆嚇得半死,不停勸架,又給警備廳打電話。

盛昭一開始很冷靜圍觀,但看著看著,她感覺不妙:玉容的兩名打手,居然不是草包,其中一位以一敵二,已經快要製服了盛家的隨從;而年紀小的那位,功夫更好,盛昀已經落了下風,捱了他兩拳。

柳世影急死了:“阿昀,打死他們!你不要怕,用全力。”

薑燕羽站在旁邊,臉色陰沉。

她從未如此失望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