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770章

-

上次,薑燕羽和盛昀上街,有年輕男子故意碰了下薑燕羽胳膊。

回頭瞧見盛昀時,男子又一臉無辜,說隻是不小心。

盛昀大方放過了他。

後來薑燕羽說起此事,隱約怪他不幫自己出頭,盛昀卻道:“人家隻是不小心。那是街上,當眾吵架多丟人,我可是盛師長的兒子。”

現在為了盛昭,他不僅僅吵架,還公然打架了。

這會兒他不要麵子,也不要理智了。

薑燕羽喜歡高大壯實的男子,也喜歡不太聰明的。

太聰明的人,她下意識會聯想到她父親,從而產生不信任感;但不太聰明的,就像盛昀這樣,讓她受儘委屈。

她永遠不如他家人重要。

他甚至,談不上多麼喜歡她。

她看著他們打架,心中升騰起一絲絲涼意。

故而她最冷靜,沉默看著眼前一幕幕。

而在場眾人裡,最震驚的居然是玉容。

玉容這兩名隨從,是俱樂部的管事孫先生隨意指給她的。

當時她還嫌棄這兩人一個年紀太小了,一個看上去很呆。

但她偶然瞧見祝大少過來,對著年紀小的那個拍拍肩膀,似乎很欣賞他。

玉容這才留下了他。

誰知道這兩人如此厲害,叫人刮目相看。一時間,玉容又懷疑這是祝禹誠安排的,隻單單為了她。

大少對她,是不一樣的吧?

玉容心曠神怡,什麼盛師長家的少爺小姐,都被她忘到了腦後。她隻是沉浸在自己愉快的情緒裡,難以自拔。

店裡為數不多的顧客,已經跑冇影了。

盛家這邊的隨從,被摔倒在地暈死過去;打盛昀的這名隨從,年紀小,但拳頭狠極了,有些瘋狂揍他。

將盛昀按到在地時,隨從倏然從靴筒裡拔出短匕,對著盛昀的喉嚨。

有人驚呼:“住手。”

是盛昭。

小年輕人不看她,隻是戲謔性看著盛昀,笑道:“盛二少,現在冷靜點了嗎?若還冇有冷靜,給你放放血,如何?”

盛昀死咬牙關,額頭青筋突現。

年輕隨從似乎很享受戲弄人,他言語上損了盛昀幾句,刀子始終貼著盛昀脖子。

盛昭哭了起來。

“快放開我哥哥,你不要胡來。”她居然對著那年輕隨從撒嬌,妄圖勾起對方的保護欲。

然而小隨從隻是覺得好笑,抬眸打量著她,眼底都是輕蔑,無動於衷。

“夠了!”

冰涼槍管,對上了小年輕隨從的後腦勺,薑燕羽站在他身後,聲音鎮定得不像她。

她原冇這等本事。

隻是她此刻心灰,情緒沉靜得不太像她。

槍是她哥哥給的。

自從雲喬的刹車線出了事故,她哥哥就堅持教她射擊,還送給她一把小手槍防身。

薑燕羽以為自己用不到,不成想這麼快就打開了保險。

年輕小隨從也是微愣,繼而緩緩轉過臉。

薑燕羽的手槍,順勢挪到了他額頭,兩人對視了眼。

年輕人有雙特彆明亮的眸子,一雙天生桃花眼裡,自有股子風流,還帶著一些天不怕地不怕的瘋勁。

“放開他,我再說一次。”薑燕羽把槍往前送了幾分。

倏然手腕一麻。

薑燕羽知道這招,她哥哥前些時候教她的就是這招——防止彆人奪槍。

故而當她下意識感受到了手麻時,她右手一鬆,左手同時而上,先一步搶到了自己右手拿著的槍。

小年輕隨從愣了下。

薑燕瑾的槍,繼續頂在他脖子側:“放開他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