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771章

-

程回望著薑燕羽,眼睛裡光芒大盛。

他有雙特彆漂亮的桃花眼,導致他的眼神總比旁人顯得多情;而他年紀小,眼睛黑白分明,有種彆樣的濕潤烏亮。

“厲害啊,姐姐。”他笑了起來。

不同於他跟盛昀說話時那種挑釁,他現在的聲音正經了不少。

薑燕羽的槍還對準他。

他鬆開了盛昀,站了起來。

薑燕羽隨之抬高了手臂,還堪堪抵住了他脖子。

他低頭看著她,一時間又乖又狠:“我錯了姐姐,不要殺我呀。”

薑燕羽:“……”

盛昀艱難爬起來,想要威脅幾句,卻被薑燕羽拉住,幾個人離開了百貨公司。

外麵還在下雨,濕漉漉令人遍體生寒。

警備廳的人趕到時,打鬥現場隻剩下盛家兩名昏迷的隨從,其他人都各自撤了。

盛昀渾身骨頭疼。

方纔那年輕男孩子,武藝方麵不算特彆厲害,但是他手勁大。

在絕對力量麵前,一點技巧上的不足可以忽略不計。

“……鈴鐺,謝謝你。”盛昀開著車,沉默了半路,突然對薑燕羽說道。

他不肯承認,在方纔那個瞬間,他怕極了。

那個年輕小隨從的眼睛特彆亮,故而盛昀瞧見了他的興奮。那種想要嗜血般的瘋勁,讓盛昀相信下一瞬他的匕首會落下來,刺穿盛昀的喉嚨。

所以那個瞬間,盛昀嚇瘋,因緊張而心跳極快。

後世有種理論叫“吊橋效應”。

人在過吊橋的時候緊張,心跳加速;若這個時候他遇到另一個人,他會錯誤把這種情境引發的心跳加在那人身上,認為是那人令他心動,從而產生情愫。

盛昀不懂這個,他隻是在看到薑燕羽拿槍過來救他的瞬間,心跳更快。

故而此刻,他和她在一起,仍感覺心悸難平。

他以為,他終於發現自己愛她了。

而薑燕羽的情緒,卻是很低落。

她無法剋製自己回想起和盛昀這將近一年的點點滴滴。

各種矛盾、多處委屈,在盛昀為妹妹打架的瞬間爆發。

她沉默把頭偏向車窗外:“不用客氣。”

——哪怕你從來不肯為我出頭,我還是願意救你。隻是,我已經很明白,我對你並不重要。

薑燕羽看清楚了很多事。

她又想起了自己的父母:當年父母遭遇綁架,父親讓母親掩護他逃離。所以他們的婚姻畸形,令人窒息。

薑燕羽飽受其害,她一直想要找一個和父親不一樣的男人。

要強壯能保護她、要勇敢,有些時候糊塗點,彆那麼精明。

她以為她找到了盛昀。

她甚至不惜背叛雲喬,她知道雲喬不喜歡盛昀,也堅持和盛昀訂婚。

結果,卻是重重一擊。

“阿昀,你送我回家吧,我有點累了。”薑燕羽道。

盛昀:“去我家,好不好?”

薑燕羽沉默著冇說話。

於是盛昀當她默認了,把汽車開回了盛府。

停穩了汽車,薑燕羽想要下車時,盛昀抱住了她。

“鈴鐺。”他低低叫著她名字,好像從未對她這般心動過。

吊橋效應給他的後遺症,尚未散去。

而薑燕羽心裡,委屈又添一層。她還記得盛昭說什麼他就做什麼;而她想要回席公館,他卻仍把汽車開回了家。

他捱打了,他很疲倦了,所以他需要回家休息,不能送她了。

薑燕羽能理解,但仍很委屈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