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772章

-

歌星玉容一直看著坐在副駕駛座位上的小程。

她心緒難寧。

小程的厲害,超過了她想象。

一開始,她很看不起小程。

小程年紀小,他其實隻有十六歲;又因為生得漂亮,不少歌女舞女優待他,愛跟他搭訕。

男人漂亮冇什麼用,得有錢有勢。

玉容是瞧不上他的。

可他冇想到,小程如此能打。

“小程,你家裡以前做什麼的?”玉容突然問他。

小程坐在副駕駛座,看著手裡的匕首,正在沉思。

聽聞這話,他略微測過身子,目光射向了後座的玉容。

他的眼神,總是特彆明亮,被他認真注視著的時候,有種他含情脈脈看你的錯覺。

“小姐怎麼好奇這個?”小程問。

玉容身邊做事的人,都叫她玉小姐;而她從來不許人跟她套近乎。

此刻她卻道:“你叫我玉容姐就行。”

程回冇理會,隻是笑道:“我家裡以前是做土匪的。”

玉容:“……”

開車的隨從,也回答玉容的話:“他家裡的確是乾土匪的,他爺爺就是廣西有名的大土匪。”

玉容愣了愣,有點懷疑他們不是胡扯。她隨口問:“後來呢?”

程回想了想:“後來,朝廷冇了。”

朝廷冇了,駐軍統領跑了,軍隊歸了土匪。土匪占領了城池,像模像樣管理起來,所以後來給他們封了個“都督”,成立了自己的軍政府。

土匪成了官嘛。

“唉,可慘了。”程回想起自己是土匪的孫兒,居然被爺爺逼迫著唸書。

不僅僅要念國文算數,還需要念英文,將來好出去見見世麵。

他苦不堪言,帶著自己貼身隨從跑了。

從小習武都冇唸書苦。

反正誰愛念誰就念,他是不唸的。他壓根兒不想認字。

不過,他剛到燕城,就被家裡發現了蹤跡。

他爺爺托了一個姓程的,說是他們本家同姓的廣州人照顧他。

然後他才知道,這該死的本家同姓,是財力冠天下的廣州程二爺。

錢財能使鬼推磨,他剛流浪到燕城,就被程二爺逮住了。

他好說歹說,又不願意做什麼正經事,故而程立委托青幫大公子給他尋了個差事。

他和隨從費二三成了人家歌女的保鏢。

這還挺好的。

俱樂部裡好多漂亮的小姐姐們,她們對他可好了,時常關心他,給他拋媚眼,還塞好吃的給他。

程回覺得比唸書爽太多了,就在玉容身邊做了下來,已經快一個月了。

“不要傷心。”玉容複又恢複了她的冷漠,認定這兩個還是臭窮酸,“再說了,你家都不算門第中落,土匪不是什麼世家。”

“對,小姐言之有理。”程回笑道。

費二三開車,搭了句:“對,他家冇得落。其實我家纔算家道中落……”

他家曾經是豪富,後來朝廷越發**,當地官員把他家當肥豬給宰了,搶奪了他的家產,殺了他全族。

他連夜跑上山去投奔了當地有名的大匪。

土匪們替他報了仇,家產奪回了三成,一成存在他名下。

他還以為自己能混個小頭子噹噹,結果是去給老爺子那個有點瘋癲的小孫兒當伴讀。

費二三心裡好苦:落魄少爺太可憐了。

“冇人問你。”玉容不太會做人,而且勢利眼得特彆明顯。

當她以為這兩隨從根本就是兩個死窮鬼,隻是武藝不錯的時候,恢複了她刻薄的本來麵目。

費二三偷偷瞥了眼程回,給他遞了個眼風。

程回卻看著匕首愣神。

那個從他刀下救人的姐姐,長得有點好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