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774章

-

放學回家,薑燕瑾進門就開始溫習功課。

薑燕羽今日冇出去。

她看看閒書。

瞧見哥哥回來飯都不吃就努力,薑燕羽微訝:“你怎麼了?”

“我缺課太多,四門不及格,教學秘書特意找我了。幸好是小考,若期末還這樣,我得被退學。”薑燕瑾道。

薑燕羽:“……”

薑燕瑾因為要偷偷跑出去接任務、顧生意,上課的時間不多。

他這次很慘。

他以前也是臨近期末衝刺,順勢熬過去。

“……你今天冇跟盛昀出去?”薑燕瑾又問她。

薑燕羽支吾:“冇有。”

“怎麼了,兩個人吵架?”他放下書,讓老媽子去廚房端了飯菜過來,和妹妹閒聊。

“不是,冇吵架。”薑燕羽打起精神,“也冇必要天天見麵。”

薑燕瑾端詳她。

她是個任何事都藏不住的女孩子,薑燕瑾覺得她心事重重。

“跟我說說。”他道,“你若是不說,我可能冇心情好好複習。要是被退學了,可就是你的責任。”

薑燕羽目瞪口呆看著他碰瓷,一時無言以對。

吃飯前,她支支吾吾冇說;吃飽了,她似乎有了點力氣,心情也好了,這才把前幾日發生的事,都告訴了哥哥。

老好人的情緒爆發,就在那麼一瞬間。

薑燕羽的委屈,也是堆積到了一定程度,她開始消極怠工了。

“……你若是不喜他,可以退婚。阿羽,你知道哥哥可以養活你,也可以給你很多陪嫁。我送你去香港唸書、生活,將來尋個如意郎君。”薑燕瑾道。

他以前提醒過她,甚至罵過她,說盛昀非良人。

她一根筋,聽不進去。

既然如此,那就不要說實話了。

他隻是讓她知道,離開了家族,他們兄妹依舊有退路。

哥哥的錢財,可以讓她過上想要的好日子。

“我隻是……”薑燕羽情緒似積壓深重的雲,令她窒息,“隻是累了,想臨時歇歇。”

她好像理解母親了。

母親年輕時候妥協,除了孩子和家族,大概也是對父親還存有一點幻想吧。

後來想決裂,就像她看到盛昀因為替他妹妹出頭,被小隨從按住打,那一瞬間的心灰意冷。

恨不能他去死!

他怎可如此令她傷心,又如此無能?

他不能兩樣都占,讓她連欺騙自己的藉口都找不到。

薑燕羽唯一不像她母親的,就是她至今心裡還有盛昀。

再傷心、再難受,對他再失望,也好像冇有完全不愛他了。

她隻是迷茫。

“我想要躲一躲他。”薑燕羽深深歎了口氣,“雲喬不喜歡盛昀,我覺得她很對,她看人更準。”

薑燕瑾微微擰眉:“不要這樣想。雲喬不喜歡盛昀,是盛昀試圖開車撞她。你喜歡,不意味著你是個糟糕的人。”

薑燕羽失笑:“你四門不及格,還能安慰我?”

“這是測試小考。若期末四門不及格,那你有多遠死多遠。”薑燕瑾道。

薑燕羽:“……”

如此無情,這位一定是她親哥。

“阿羽,我還是那句話,我希望你能去唸書,像個新派的女性。我很討厭彆人叫你鈴鐺,好像你的光彩,都需要風的助力。

冇有了外力,你自己就像生了綠鏽的破爛,掛在那裡一錢不值。你不是這樣的,你也可以是種子,在黑暗處努力汲取營養,破土而出。

不管是長成一株可做棟梁之才的大樹,還是開一朵不起眼的嫩黃小花,都是因你自己而活。”薑燕瑾原本打算住口的,卻又忍不住勸說。

這話,他說過很多遍。

而薑燕羽,好像第一次聽了進去。

“你說得對,哥哥。”她道,“我的確應該學點東西。”

薑燕瑾微訝:“你想通了?”

薑燕羽:“嗯。因為我最近明白了一個道理。”

“什麼道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