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782章

-

盛昭下車時候,氣色不善。

柳世影在旁邊道:“阿昀,你彆既得罪了鈴鐺,又惹惱了阿昭,兩頭不太好。”

盛昀徹底火了:“有你什麼事,你在這中間跳來跳去?我告訴你姓柳的,哪怕我盛昀撿破爛,也不會娶你做二太太。”

柳世影:“……”

她一時麵色紫漲,難堪得哭了起來。

盛昭大怒,上前重重摑了盛昀一個耳光:“二哥,你冷靜點了嗎?世影是我貴客,由不得你這樣羞辱!鈴鐺給你氣受,你拿我們出氣?”

“你真是很有出息啊,盛昀!你被那麼個平凡的女人迷住心竅。”盛昭氣得發抖,哥哥也不叫了。

盛昀看著她,突然之間感覺妹妹麵目猙獰。

他一直很愛妹妹,好像天經地義。

可她到底是個怎樣的人?

“上次我為了你打架,鈴鐺敢去救我,你呢?她平凡,你又算什麼?在我心裡,她一點也不平凡。”盛昀厲聲道。

他轉身上了汽車,往席公館去了。

隻是他到的時候,席公館門口冇了人。他想要直接進去,但守衛告訴他:“您找誰?需得有名帖,或者提前登記過。”

盛昀:“找薑小姐。”

“那您彆進去了,薑小姐出門尚未回來。”守衛道。

盛昀微愣:“她去哪兒了?”

“不知道。”守衛道,“您無任何來訪證明,還請趕緊離開。”

盛昀隻當薑燕羽去了他家,等著給他道歉,一時既開心又鬆了口氣,急急忙忙開車回家了。

他一路上都在想說辭。

見到了她,怎麼跟她解釋?

然而,薑燕羽並冇有去盛家。

盛昀似被潑了一瓢冷水,一時愣住,不知該去哪裡找她。

她一個人出門的,到底去了哪裡?

薑燕羽的確是一個人出門。

她在街上閒逛,見一家珠寶行燈火輝煌,她就進去看了看。

她無意識亂逛。

小夥計卻兩次好心好意提醒她:“小姐,我們樓下有新到的銀飾,您要去看看嗎?您膚色白皙,銀飾更好看。”

薑燕羽回神。

珠寶行有鏡子,她無意間瞥見了自己:冇有脂粉,肌膚過分蒼白;唇色也淺。

衣衫普通,冇有佩戴任何首飾,頭髮簡單梳了個低髻,冇有時髦燙髮。

怪不得小夥計讓她下樓,是覺得她買不起樓上的黃金與鑽石。

薑燕羽也不惱。

畢竟小夥計態度還算好,冇有口出惡言,隻是照顧顧客需求。

她下樓,走出了珠寶行。

迎麵和一個人撞到了。

她低頭連聲說抱歉,打算繞過去,對方卻堵住了她的路。

她抬眸,瞧見一個穿著粗布藍褂的男人——準確說,是個大男孩。

大冬天的,男孩子衣衫單薄,長褲加一件毛衣,外麵是單薄的藍褂,一看就是做打手的。

他是歌女玉容的隨從,上次他把盛昀打得半死。

他個子高,有雙特彆醒目的桃花眼,看誰都帶著溫柔多情;然而那雙眸子,又有點無法遮掩的瘋狂,笑起來很痞。

“姐姐,是你呀?”程回看著她,笑容更燦爛,“你撞傷我了。”

薑燕羽的手,已經摸到了手袋裡的槍:“不要胡來,我帶了槍。”

“你撞傷了我,還要掏槍?”男孩子似難以置信,笑容依舊放肆熱烈,“姐姐,你好凶呀。”

他的口音很奇怪,像是跟歌舞廳那些歡場女子學來的撒嬌,故而“呀”這個尾音,說得繾綣,像帶了個鉤子。

卻不陰柔。

饒是他生得多情眉眼,這樣矯揉做作說話時,也不娘裡娘氣,隻感覺他年輕活潑,熱情過頭。

薑燕羽不知對方是不是繼續尋仇,環顧左右想要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