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785章

-

雲喬握住了她的手。

擔心家族、擔心哥哥、擔心流言蜚語,卻唯獨冇說捨不得盛昀。

“……可以不需要任何理由,隻要你想。退親也無妨。”雲喬道,“這個世道,就是光怪陸離,什麼規矩都不成規矩了。”

所以,雲喬可以嫁給席蘭廷,哪怕她母親是席蘭廷的四嫂。

隨著皇帝退位,家國大門被列強的大炮打開,這個世上的一切都在毀滅。

過去的倫理道德,也摧枯拉朽。

世道瘋狂到了一定程度,就毫無規矩。

“我想退婚。”薑燕羽道,“他不愛我。”

雲喬一直覺得她柔弱。

但人都是會成長。

薑燕羽欺騙了自己很久,她終於肯麵對現實了。

“他從一開始就不愛我,隻不過是利用。有了薑家,他們盛氏在軍政府地位更重要。”薑燕羽道,“我幫了他們很多,他們卻冇給過我相應的尊重。”

雲喬:“我還是那句話,隻要你想。”

薑燕羽:“我會跟我哥哥商量,由他處理。”

雲喬握住了她的手。

薑燕羽在向雲喬傾訴的時候,也徹底堅定了自己的決心。

後來泡溫泉的時候,薑燕羽也把此事告訴了聞路瑤和兩個陌生同伴。

女孩子們的友情,往往非常令人感動:她們永遠不會教你如何做正確的事,隻會附和你的決定。

但背後,少不得議論。

雲喬的兩名同學跟薑燕羽不熟,隻是聽說對方要退婚,感覺此事不小,冇多說什麼。

週末結束,幾個人回城,司機先送了薑燕羽回席公館,雲喬則送自己同學。

結束了,她和聞路瑤一起去聞家。

聞路瑤就說起了薑燕羽:“她好像有點草率,她家裡肯定不會同意的。”

雲喬:“我知道……我們幫不上忙,隻能支援她。”

“咱們的確幫不上。俗話說清官難斷家務事。”聞路瑤道,“咱們做官就行,管她的家務事呢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“她以前那麼喜歡盛昀,說變就變了。”聞路瑤又感歎。

雲喬:“你以前也喜歡李泓。”

聞路瑤嚇得半死:“你可彆說漏嘴,我怕正東生氣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你個夫管嚴。

“再說了,我那叫有朦朧好感。”聞路瑤又道,“我可冇追過李泓。”

對李泓的好感,是她愛情的萌芽。

聞路瑤不想多提李泓,轉移話題,繼續批判薑燕羽。

“……鈴鐺也不是一時看透了。經曆很多事,一層層摧毀了她的感情。隻是,不足以為外人道罷了。”雲喬又說。

內心的痛苦,旁人聽了隔靴撓癢,有什麼意義?

那麼喜歡,到現在恨不能決裂,自然不是一次性造成的。

“也是。”聞路瑤道,“就像我那時候對李泓的失望,也不是一兩次。他怎可以那麼蠢,喜歡林榭那種女人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送完了聞路瑤,雲喬回到了家,席蘭廷正在大門口等著她。

她心中一暖,快步朝著他走過去。

席蘭廷抱住了她。

他穿了件羊絨大衣,將她裹了進來:“冷嗎?”

“不冷。”

心裡暖,豈會冷?

席蘭廷牽了她的手,兩個人漫步回家。此刻已經天黑了,瓊華遍地,雲喬與他踩著一地薄霜,回家去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