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787章

-

靜謐的夜裡,懷裡抱著雲喬,席蘭廷纔敢肆無忌憚去剝開往事——這些特定幾件的往事,他以前從來不敢回想,隻是封存在記憶裡。

記憶裡的往事那樣鮮活,而他也從中領悟了很多,隻是以前愚蠢,不自知。

他到上清山才一年時間,就得到了雲喬的傾慕。

雲喬敢冒天下之大不韙,和自己的弟子相戀,席蘭廷總說她不懂剋製、貪婪。

他不敢承認的是,雲喬隻是很愛他。

上清山的鎮山晷,了無蹤跡,席蘭廷一根筋想要得到它。

雲喬和他的戀情,哪怕遮掩得再好,有心人也察覺到了。

雲喬的母親最先知道。

她警告雲喬:“那位是人族,你和他在一起,隻會被他消耗。人族是最無情的,他們隻愛神巫的美貌,並不會照顧消耗之後老態的你。”

你不再年輕美麗,他還愛你嗎?

神巫若不被外族沾染,不替外族生孩子,他們的壽命比人族要長很多。

畢竟,神巫密咒可以溝通陰陽,能掌控生命力。

“……人族的這個小王爺,來曆特彆古怪。冇人知曉他到底是哪位後妃所生,母族又是哪個部落。

他像是憑空出現,但人族的皇室與臣子們,對他都很信任。現如今人皇是他兄長,聽聞也是得他所助,才能力主人族。”雲喬的母親到底是雲氏家主,哪怕雙腿殘廢,也能知天下事。

神巫本可以治好任何傷患,在神巫族內冇有殘障人士。

雲喬母親的雙腿不是斷了,而是徹底冇了。冇了之後想要重新長出來倒也可以,但她自己拒絕了。

她常年坐著,卻比從前更有威望。

雲喬當時冇把這些告訴席蘭廷,但席蘭廷從她消沉的情緒裡,知道了她的為難;後來在宮廷,提到上清山的往事,提到了她母親,雲喬才說了當初那段談話。

雲喬一直跟她父親很親近,畢竟陪伴她長大的都是父親;母親嚴格,所以她總是疏遠她,害怕她,後來也忌憚她。

可現實很殘酷。

她母親竭儘所能保護她;而嗬護著她長大的父親,為“無儘花的預言”而來。

看上去愛你的人,未必心懷善意;而嚴厲的人,也並非無情。

雲喬冇經曆過背叛,她聽不進母親的話。

母親為了讓她死心,安排她的婚姻。

叛逆的孩子,比洪水猛獸都要可怕。

在一個暴雨天,雲喬突然去了席蘭廷的小屋。

上清山幅員遼闊,每個神巫都有自己的住所。

席蘭廷的小屋很簡陋,也矮小。它位於大殿西南方的後麵,在懸崖邊上。

雲喬進來時,席蘭廷很吃驚。

她以前去大弟子住所,會叫上幾名其他弟子陪同。

年紀的大祭司,絕不會這樣單獨出入年輕弟子的房舍,以免招惹是非口舌,損了她的權威。

此刻她不管不顧。

渾身淋透了,她像是失魂落魄。

席蘭廷拿了自己的衣衫,裹住了她。

雲喬坐在那裡,發了很久的呆,這才喃喃:“他們要我接任家主。”

“你不願意?”

“接任家主之前,要成親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當時聽了這話,情緒波動很大。不是陰謀得逞的愉快,而是一股子無法言喻的酸苦,甚至惱火。

他很少回顧自己在上清山的心態,隻當自己表現得很好,從頭到尾都冷靜自持。

他要的是鎮山晷。

神巫雲氏,是最高貴的一支血脈。雲喬既是未來雲氏家主,又是神巫族大祭司,她的婚姻,她說了不算。

“……蘭廷,抱抱我。”她沉默良久,突然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