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794章

-

薑燕瑾在期末考很順利通過,每門都堪堪及格。

他和妹妹回了北平。

盛昀要一起去,遭到了薑燕羽的拒絕。

新汽車那次事情後,薑燕羽對盛昀冷淡得過分。盛昀幾次打電話邀請她,她都以各種理由推辭。

她越是如此,盛昀越發不安。

“你……何時回來?”盛昀底氣很不足。

薑燕羽很認真想了想:“我哥哥開學,我可能就會回來。”

“那好,等你回來給我發電報,我去接你。”他道。

薑燕羽:“好。”

掛了電話,盛昀心中略微寬慰。

盛師長卻在跟幕僚們討論北平局勢。

大總統稱帝,南邊起了戰事,各處大軍閥都通電反對帝製,這是人心所背;薑氏作為大總統親信,富貴能到幾時?

“……督軍也通電全國,反對帝製,咱們還跟薑氏聯姻,是否妥當?”盛師長問自己幕僚,“督軍與其他人,恐怕不滿。”

“為今之計,先按兵不動。”有幕僚說,“落井下石可不行。”

有的幕僚則道:“大是大非麵前,若冇個立場,今後更容易受到督軍和其他師長們排擠。隻怕督軍身後第一人,要易主。”

此事爭論不下。

盛師長自己心中,已經有了主見。

他和幕僚們開會結束,又聚集家人,討論此事。

盛家老三最是精明,他第一個支援和薑氏劃清界限:“聽聞薑氏要任吏部尚書,這是鐵了心助紂為虐。”

“現在不斷,錯過了時機,恐怕以後我們就是督軍的眼中釘。萬一被人抓到把柄,攻訐督軍,說督軍表麵上反對帝製,實則下屬跟大總統親信聯姻,給督軍抹黑。”

盛夫人也道:“鈴鐺這個人,溫柔小意,做個內宅婦人綽綽有餘,但當不了宗族大婦,她不適合阿昀。”

盛昭幫著說話:“當前自然大局為重。”

盛昀坐在那裡,沉默聽著,一顆心如墮冰窖。

“……二哥,你的意思呢?你當初很苦惱,說為了此事足夠噁心的,現在得以解脫,你可有顧慮?”盛老三問盛昀。

盛昀的心,似被什麼緊緊捏住。

“冇這麼嚴重……”

“就怕有人趁機排擠爸爸,提出此事。現在天下唾棄,也就大總統身邊那群人還在做高官厚祿的美夢。”盛老三道。

盛昀:“我……”

“二哥,你不會捨不得鈴鐺吧?”盛昭突然問他。

眾人都看向了他。

盛昀:“怎麼會?當初也不過是權宜之計。我對她,並無感情。”

盛師長鬆了口氣:“阿昀這麼說,我也就放心了。我盛亞澤的兒子,家國大義上不會出紕漏。

既如此,我先告訴督軍,再派幕僚去北平,跟薑氏退親。當初給薑氏那些聘禮,都不要了,算作給薑小姐的補償。”

眾人散去。

盛昀回房,一個人獨坐。

心裡某個地方,空落落的難受。他想起在席公館門口,鈴鐺落淚的樣子,似悶拳打在了他心口。

不能這樣。

他對她,的確冇感情;一開始挺討厭她的,後來覺得她人挺好,有點心動。

也僅僅如此。

家國大義麵前,怎麼好意思牽扯這點無所謂的兒女情長?

可是,為何如此煩?

煩得想要把什麼都打碎,才能出這口氣?

盛昀感覺屋子裡憋悶,他呼吸都在發緊,有什麼一次次勒住了他咽喉。

“不,冇事冇事。”他對自己道,“隻是事情太突然了,我有點不適應。過幾日就好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