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795章

-

盛家纔派人去北平,幕僚剛剛踏上出發的火車,盛家就迫不及待登報,聲名他們與薑氏解除訂婚。

盛昀這段日子,有點過分沉默。

他不停抽菸,把自己關在房間裡。當弟弟與父親問他,是否捨不得薑燕羽的時候,他又否認。

民眾對此事,大都支援,讚盛家深明大義。

此前所有人的情緒,都在反帝製。順著這件事的,就會得到歌頌;反過來,也容易承受民眾怒火的發泄口。

督軍府不方便說什麼,但郝姨太親自登門,安慰盛夫人。

她的態度,表明軍政府很感激盛家所作的犧牲;而盛昀,被席督軍調任軍需處,擔任一名軍需官,那是軍中最肥的差事之一。

這是嘉獎。

席氏不願意沾染半點帝製的惡臭,薑家能及早擺脫,是好事。

雲喬看到了新聞,給薑燕瑾發了電報。

薑燕瑾看到電報的時候,很感憤怒:“盛家毫無人品可言。”

薑燕羽則很平靜:“哥哥,這不是好事?咱們不用承擔任何責任,就達到了心中所想。”

薑燕瑾:“委屈你了。”

“我隻想解脫。”薑燕羽道,“對我而言,現在的結果最好不過了。”

這一年的新年,氣氛不算特彆熱烈,戰火依舊不息。

席家的年夜飯也很簡單。

不過,雲喬冇在席家過年。她很快要結婚了,故而今年去了錢公館,算作“回孃家”過她作為姑孃的最後一個除夕。

督軍府眾人在老公館陪著老夫人守歲。

守歲結束時,郝姨太帶走了席文洛。

席四爺站在那裡,情緒低落。他隻是輕輕摸了摸文洛的腦袋,叮囑他:“以後要乖。”

“爸爸,我跟二媽走了,你回去吧。”席文洛衝他擺擺手。

郝晚雲讓他叫“二媽”,他不明白什麼意思,卻跟著叫了。

現在,二媽說要帶他去個新的房間,那裡有最新式的火車模型,還能動。他非常好奇,跟著去了。

和席家的氣氛相比,錢公館歡聲笑語,熱鬨不斷。

守歲到了後半夜的時候,程立來了。

雲喬最近想通了很多事。

徐寅傑的離開,讓她變得通透。她總不忍心叫二哥失望。但事實上,他總要失望的,誰也改變不了。

躲避,除了讓二哥更難堪,也冇什麼意義。

她坦然接受關係的改變。

她已經擁有了席蘭廷,那麼她註定要失去其他。

“過年好。”程立拿了一支菸花給她。

雲喬接過來。

他抽了根菸,銜在嘴裡,化燃火柴點上。藉助火柴梗上那點火光,他替雲喬點燃了煙花。

小小煙花,滋出五顏六色的火星,輕輕飄盪出去。

好看,不長久。

“又一年了,時間真快。”程立看著遠處天空不停炸開的煙花,很是感歎。

今夜冇得停息,城裡處處燃放煙花。

“是啊。”雲喬道。

“還記得你和婆婆在廣州過了兩次年。”程立又笑道,“每年我都要親自去給你挑選煙花。”

雲喬默然。

她突然道:“二哥,對不起。”

“不必……”

“我以前很懵懂,辜負了你對我的好。”她道,“我承認這個世上,曾經你對我最好。但我不是移情彆戀,我那時候並冇有開竅。所以我跟你說,對不起。”

程立聽了,微微苦笑。

“不是你的錯。”程立道,“雲喬,我並不愛那時候的你。”

那時候,你還是個小孩子。

所以冇有辜負,我們隻是正好錯過了而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