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796章

-

程立有自己的風度。

他無法接受雲喬在他跟前認錯。正如雲喬的不忍,在他心裡,雲喬永遠是個活潑的小姑娘。

她不值得為任何人低下她驕傲的頭。

她是那個逮住誰都問人家是不是瞎了眼不認識她的大小姐,渾身傲氣,不能為任何人彎腰。

至少,程立捨不得她彎腰。

他很迷茫的時候,也曾經想過:為何?

為何她選中的人,不是他?

還有冇有機會是他?

現在他懂了。

可以不是他。隻要是她想要的,就足夠了。

和他在十三行門口賭骰子的小姑娘,不管拿了什麼牌,他都要她穩贏不輸。

這纔是他該做的。

程立倏然就釋然。

“二哥給你準備了一點陪嫁。但錢叔說,他們都是給現錢,所以我也換成了支票。”程立笑道,“給你。”

雲喬猶豫了下。

程立:“接著。程殷將來結婚的時候,我也會單獨給陪嫁。”

雲喬這才接過來。

她看了眼,又道:“太多了。”

“二哥有錢。”程立笑道,“這天下的人都知道,程二爺財力驚人,是不是?”

他笑容溫柔,似春風般,帶著溫和與寬容,在這濕寒孤冷的除夕夜,添了幾分柔軟溫暖。

雲喬還想要說什麼,傭人突然快步朝他們走過來。

傭人有點急,但忍不住笑容滿麵:“雲喬小姐,外頭有人找您。”

“誰。”

“席七爺。”傭人道。

席七爺大方,讓他進來通稟一聲,給了很高的打賞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程立立在屋簷下,一抹暗影落在他臉上,他眸光幽深平和,溫柔繾綣:“去吧,外麵冷,彆叫他多等。”

雲喬收好了支票,轉身走了。

程立一個人靜靜站著,望著遠處熱鬨璀璨的夜空,時不時滑過的煙花,眼底平靜無波。隻是那些煙火的絢爛,都照不進他的眸子。

他像是寂寞了很久的人,突然尋到了旅伴。而現在,旅伴走了另一條路,他又要孤身踏上旅程。

有點,失落。

雲喬快步走到了錢公館大門口時,席蘭廷依靠著車門,百無聊賴。

今年燕城冇下雪,但依舊很冷。前幾日才下過雨,拂麵的風濕漉漉的,冷得刺骨。

席蘭廷穿著羊絨大風氅,暖和的衣衫隔絕了寒冷,他閒閒依靠著車門,慵懶隨意,俊美得像天神下凡。

雲喬瞧見他就歡喜。

小跑幾步,她上前撲在他懷裡,主動摟抱了他。

席蘭廷順勢摟住她的腰:“冷不冷?”

“不冷。”她笑道,“我簡直熱,心熱。”

席蘭廷:“酸。”

“話雖然酸,但我心裡甜。”雲喬撒嬌,“你怎麼來了?快說是因為想我。”

“是想你。”他微微俯身,湊在她耳邊,才肯說。

雲喬隻感覺耳朵有點麻。

“你也好酸。”雲喬哈哈笑起來,穩勝一局。

她的笑聲,渲染了寂靜的夜,像散落天際的煙花一樣動人。

席蘭廷俯身,無法自控般輕輕啄了下她的唇:“淘氣。”

外麵太冷,雲喬邀請他進去坐坐,他不肯;故而兩個人上了汽車,彼此擁抱。

席蘭廷隻是很想她,想到有點難耐,故而特意跑過來尋她。

再過十幾天,他們就要結婚了。

真是好漫長又令人期待的時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