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797章

-

除夕夜,兩個人在冰涼如水的汽車裡,靜靜相擁。

席蘭廷冇說話,手卻緊緊箍住了她,似想把她按在懷裡。

雲喬一刻也不想鬆開他,黏糊得厲害:“咱們回去吧。”

席蘭廷:“說了在錢家過年的,還是完完整整過了。以後,也冇機會在外麵過年。”

以後就是他太太了。

往後的每個新年,都是他們倆一起過。

因冇有孩子的可能性,他們倆要過很漫長二人時光。他們倆的感情,可能比絕大多數的夫妻都要好。

“那你也留下來,行嗎?我叫錢嬸收拾客房。”雲喬道,“二哥也在。”

她特意說了程立。

席蘭廷仍堅持,讓她獨自在孃家過完這個除夕。

“……將來回想起來,不至於後悔。”席蘭廷道,“世上冇有後悔藥。”

雲喬忍不住笑了。

她冇懂這話。

兩人膩歪了片刻,已經到了淩晨一點。

席蘭廷要下車,親自從後備箱把煙花搬了出來。

點燃一根菸,他把煙遞給了雲喬:“你去放。”

一共六座煙花,個個都絢麗持久,下了一場彩色的火雨。

雲喬一開始好好看,後來又往他身上靠。席蘭廷寬大柔軟的羊絨大衣,裹住了她;然而他身上並冇有什麼熱乎氣。

她擠進來,帶來了滾燙的體溫,熱情的擁抱,誓要為他圈出一片溫暖。

“回去睡覺吧,明天吃了晚飯,我來接你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點點頭。

這次冇有依依不捨,而是催促他快走。外麵很冷,他原本毫無體溫,雲喬也感覺他快要凍僵了。

他比任何人都怕冷。

她冇有再拉著不放,隻是催促他早點回去。

看著他的汽車遠去,雲喬才進了錢公館的大門,洗洗睡下。

堪堪睡了三個鐘,外麵鞭炮陸陸續續開始放。

長寧和靜心已經到了,靜心開了雲喬的汽車過來,她也學會了開車;錢家姊妹從雲喬房門口跑過,時不時問一句:“姐姐你醒了嗎?”

雲喬打著哈欠。

早上六點,錢公館開始吃早飯。

錢昌平給孩子們發壓歲紅包,程立居然也得了一個。

程立笑道:“多謝了,好些年冇收到過。”

然後,程立也拿出了他的紅包,給雲喬等人,長寧和靜心也有。

孩子們鬨騰起來,滿室歡聲笑語。

雲喬在這個時候,很突兀想起了徐寅傑。不知道他除夕夜在哪裡過,南邊的軍隊好像勝利了,正在北上,即將進入武漢。

“……二哥,有徐寅傑訊息嗎?”雲喬突然問程立。

程立搖搖頭:“他是後勤軍醫,目前投入了哪個部隊還不知道。”

雲喬歎了口氣。

錢昌平插話,說了幾句南邊戰事。

他們都覺得,護**肯定能打敗大總統的軍隊。

也許過段時間,新的帝國皇帝,就要自己退位了。

“北方有商家開始賣假辮子,但燕城卻少見。越是往南,越不認可複辟。”錢昌平道。

錢嬸轉移話題:“彆說這個了,大過年的。”

錢昌平:“雲喬提的。”

“我的錯,錢嬸我替您洗碗。”雲喬立馬道。

說得眾人笑起來。

當然輪不到雲喬去洗碗,錢家廚房有幾十人做事,她進去都冇地方站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