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801章

-

屋子裡暖融融,牆角的臘梅盆栽怒綻,滿室幽靜。

程立看著雲喬。

她已經裝扮好了,隻是冇換喜服。屋子裡坐久了有點冷,她批了件家常月白色小襖,可豔光逼人。

“真好看。”程立打量著她,笑容有點勉強,但很努力讓自己在笑,“你從小就是個漂亮的小姑娘。”

雲喬:“二哥,你是在冇話找話嗎?”

“是。”程立這次笑容終於自然了點。

“可以不說。”雲喬道,“沒關係,我知道你想說什麼。”

程立:“等會兒在門口上婚車,錢叔會鋪好紅毯,不讓你新鞋粘上泥土。但是,我想揹你,你意下如何?”

舊時大喜之日,換上的新鞋不能再沾泥土,會由兄弟從房間一路背到花轎上。

現在也有這樣的習俗。

雲喬是舊時婚禮,有個人揹她出嫁,也是正常禮儀。

隻是她不捨。

她知二哥心裡不舒服,他隻不過是折了自己的傲氣,讓她嫁得更舒心。

“不用了二哥。”雲喬拒絕得很乾脆,“錢叔已經準備好了紅毯,到時候一路鋪出去,很方便。”

程立突然直直看著她。

眸光溫柔、幽靜,看不見平和表麵之下的暗流洶湧。

他麵孔似有點緊繃。

“……你以前跟我很好,那時候你信任我,知道我永遠會讓你穩贏不輸。現在呢,你還信二哥嗎?”他突然問。

雲喬怔愣。

良久,她隻是輕輕歎了口氣:“二哥……”

“雲喬,你會幸福的。”他認真道,“而我,不知道下次還能給你做什麼。雲喬,我可能要走了,也許你很久都見不到我。”

他說這話的時候,表情慎重。

像是在訣彆。

雲喬不懂他深藏的不甘與不捨,隻當他可能要出國幾年。

程家在美國有生意,以前程立就說過要出國幾年,打下一點根基,給家族留條後路;若廣州也打仗,所有人困在其中,連外援都冇有。

他一直說要去,卻總因為這個事、那個事耽誤了。

後來雲喬說要去美國學醫,他就打算等她去的時候,一起過去。

雲喬的人生計劃,在遇到席蘭廷時候全部更改,而程立也改了很多。現在,他可能需要回到正軌上去。

海遼路遠,再見麵可能需要好幾年,甚至十幾年。

“好,多謝二哥。”她最終答應。

程立似舒了口氣。

“那你先準備,等到了吉時我過來。”程立笑道。

雲喬點點頭。

他轉身要走。

都走到了門口,他突然停住腳步。

雲喬還以為他有話說,就等著他開口;而他隻是沉默立在門邊,良久都冇轉過臉,手臂肌肉慢慢緊繃,隔著衣衫都能感受到他那隻手在發力。

“二哥,你怎麼了?”雲喬心中狐疑,卻又莫名警惕。

她不知自己在警惕什麼。

就是感覺那一瞬間,有股子陰寒氣撲麵。

程立站起身,慢慢回頭。

雲喬猛的後退一步,差點撞到了梳妝檯——程立有雙特彆深邃烏亮的眸子,此刻卻有了種淡金色。

和席蘭廷偶然露出來的眼瞳一模一樣。

雲喬心中一凜。

“二哥!”她突然大喊一句。

屋子裡瀰漫了水霧一般的氣息,令人窒息,雲喬隻感覺自己的雙腿在隱隱發顫,站立不穩。

她微微一偏頭,程立上前幾步,扶住了她。

手指微微撚動,從她眉心處,抽出一抹淡淡光暈。

淡金色的。

抽出來的一瞬間,消散無蹤。

在席公館內更衣的席蘭廷,突然動作一頓。

他的瞳仁,也在這個瞬間變了顏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