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803章

-

雲喬吃了東西,去了趟洗手間,回來時間差不多了。

喜娘為她穿喜服。

錢嬸在旁邊幫忙。

程立又來了。

錢嬸出去了趟,而後拿了一包糖果進來,是程立給的。

“雲喬,阿立是不是答應了揹你上婚車?”錢嬸問。

雲喬:“對……”

“他突然有點事,要去處理一下。他忙好了直接去南華飯店。需要令找個人揹你嗎?”錢嬸問。

雲喬記起了方纔他的失態。

那個瞬間,程立不太像他了,而是有點像席蘭廷……

雲喬發呆。

錢嬸伸手在她眼前晃:“雲喬?”

她回神。

“需要我叫醫生過來嗎?你看上去還是不太好。”錢嬸很擔憂,“你哪裡不舒服?”

“我還是……緊張的。”雲喬道。

錢嬸和喜娘都笑了起來。

錢叔在外麵忙,中午宴席結束了,他在送客。

然而,他突然跑了過來。

錢嬸還以為他聽說雲喬昏倒的事,忙要解釋,錢昌平招招手,讓她出來。

夫妻倆嘀咕幾句。

錢嬸複又進來,哭笑不得對雲喬說:“這叫什麼事……”

“怎麼了?”

“七爺來了,悄悄從後門來的,說想要見見你。”錢嬸道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喜娘則道:“那得快點,一會兒趕不上吉時。”

雲喬:“讓他進來吧。”

錢嬸把喜娘叫了出去,關上房門,示意雲喬打開後窗。

雲喬打開,走到後窗陽台上,席蘭廷便從隔壁房間的陽台跳了進來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被他摟住了,猝不及防跌入了他懷裡,一時心情格外複雜。

“發生了什麼事?”席蘭廷摟住她的腰,將她抱著回了屋子。

雲喬:“我……”

她不想翻舊賬。

她愛席蘭廷,所以她接受過去的一切。是好是壞,她都不介意。

她的愛情,她自己承擔一切後果。哪怕他隻是欺騙她,她也願意承認自己的失敗。

“……我冇事。”她眼神無比堅定,“快要到吉時了,你怎麼過來了?你還冇換衣裳。”

“很容易,衣裳在車子裡,等席尊他們把汽車開到前麵那條街,我去換就行了。”席蘭廷道。

他端詳著她,“你有話要告訴我嗎?”

“冇有。”

“那就結婚。你可不能半道上跑了。”席蘭廷又道,“有什麼事,婚後再說。”

“好。”雲喬隻感覺壓在胸中的窒悶,一掃而空。

她忍不住笑了起來。

席蘭廷也迫切想要娶她,這就是她的定心丸。

她在愛情裡是個純粹的人,隻考慮他是否愛她,而她自己是否也有相同感覺。既然確定了,外因都無關緊要。

席蘭廷微微俯身,親吻了她:“你真是個好孩子!”

他突然到來,穩定了雲喬躁動不安的心。

隻是他的親吻,弄花了雲喬的唇妝;而他自己也沾染了雲喬的口紅,淺淡唇色多了幾抹妖冶。

他複又從後院離開。

吉時已到,雲喬腦海裡有千百個記憶,想要破土而出,但她全部壓下,什麼也不想,隻等著結婚。

席蘭廷親自到錢公館接新娘子。

坐在婚車裡,雲喬心中更加平靜,一直和他握著手。

南華飯店的賓客很多,雲喬冇有東張西望,隻是跟著喜娘和席蘭廷,一步步完成她的儀式。

老式婚禮,但儀式減輕了很多,做起來很容易。

儀式結束,原本新郎應該給賓客敬酒,但席家一早就說了七爺身體不好,不會陪著喝酒,由督軍和二爺代勞。

南華飯店頂樓房間,是席蘭廷和雲喬今晚的婚房。

但雲喬不想住。

“我們可以回家嗎?”她問席蘭廷。

席蘭廷牽了她的手:“可以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