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京華風雲錄 >   第804章

-

席公館內,同樣張燈結綵,比過年還要熱鬨。

家裡傭人們晚上也有酒宴可以吃。

席蘭廷自己開車,帶著新娘子回了他的院子。

院門口貼著大紅對聯,掛著大紅燈籠;往裡走,同樣裝飾了一番,就連庭院的桃樹上、梨樹上,都掛滿了小小燈籠,滿地紅光,喜慶熱鬨。

客廳沙發上,鋪了層紅綢布;裡臥換了張西洋式大床,床上鋪著龍鳳床單被罩,雲喬的梳妝檯前,擺滿了火一樣的紅玫瑰。

“哪裡來的這個?”她詫異。

席蘭廷:“很早托人從南洋運回來的。”

運了很多,但到了燕城,能看的隻剩下不到十分之一了。

“好漂亮。”雲喬忍不住驚歎,俯身嗅了嗅。

她聞到了淡淡玫瑰花香。

席蘭廷立在她身後,目光專注看著她。

“……你餓嗎?”雲喬問他。

“還好。”席蘭廷道,“你是不是餓了?”

“有點。”雲喬道。

她主要是這一天情緒起伏太大,忽喜忽憂,弄得她的確有點饑腸轆轆的;舉行儀式的時候,她就感覺到了一陣陣饑餓。

席蘭廷喊了在院子裡當值的席雙福。

席雙福去廚房了,席蘭廷讓她坐在梳妝鏡前,替她摘頭上的裝飾。

頭飾又多又複雜,都是黃金鑲嵌紅寶石打造的,既富貴又絢麗,襯托得她美若天仙。

賓客們的議論,都是新郎新娘很般配;新娘子太美,頭一回見如此登對的兩人。

他們一時不知該羨慕雲喬,還是該羨慕席七爺。

“很沉嗎?”他輕輕為她摘了頭飾,還問她。

雲喬從他手裡接過來,仔仔細細擺在首飾匣子裡:“還好。心情好,就不會覺得頭沉。”

席蘭廷唇角添了笑,眼睛也彎了下。

他聽到想要聽的,心情輕鬆不少。

“好了。”他將她盤起的青絲也放下,“需要我替你脫外衣嗎?”

外衣看上去也很複雜。

雲喬點點頭。

席蘭廷為她解開了外衣釦子時,她踮起腳,在他唇上輕輕啄了下:“謝謝先生。”

席蘭廷:“太太客氣了。”

雲喬笑起來,笑聲輕盈悅耳。

她去洗了澡,把妝容都洗淨了,從櫃子裡找了件柔軟襯裙穿上,再套了件緋紅色洋裙;以此同時,席蘭廷也換上了家常衣衫。

隻是他的長衫,素來以淺色為主,此刻他卻換了件紅色的。

燈下,紅衣如火,給他清冷麪容添了幾分熱烈。

“過來吃飯。”席蘭廷擺好了碗著。

他給她盛了一碗雞湯。

雞湯清淡,鮮美異常。

雲喬和他一邊吃飯,一邊閒話:“敬茶的時候,我的手有點發抖。”

席蘭廷:“我看到了。”

“咱們倆這樣溜回來了,賓客們是否覺得掃興?”雲喬又問。

席蘭廷:“婚宴原本就是一次聚餐,有主人家的招呼,反而不太自在。”

雲喬心安理得起來。

席蘭廷又對席雙福道:“你也去坐席,這裡不用伺候了。”

洞房花燭夜,席雙福留在院子裡,的確有點尷尬。

席家老公館今晚開流水席,因為傭人們當值時間不同,所以湊齊兩桌就開一次,設在前麵花廳。

“那我過去了,七爺。”席雙福麻溜走了。

飯後,雲喬還想問席蘭廷,要不要去河堤散散步,席蘭廷卻將她打橫抱起來,回房去了。-